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最爱万人齐着眼,看侬亲手挽郎行

最爱万人齐着眼,看侬亲手挽郎行——[肆]


三十来个秋收冬藏,也许易先生也说不清对令小姐的感情除了喜爱还有其他的什么,只是这个时候他切切的明白,怀里这个人刻在自己心里太久太久了,抹不去的,况且,自己也真的从未打算放下过她。

“我回去道个别,就跟你回去。”有些事既然想通了,就没什么再值得犹豫的,语气又坚定些许,“我要陪着你!”

陪着?如何陪!这话虽算模棱两可,可令小姐明白,他能说出这话也实是不易。

不是偏爱故作矫情的小姑娘了,所以也不再忸怩,静了片刻,停下推搡,手却依旧抵在他胸前,“是你自己要回去的?”

是,自然是!他郑重又郑重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他觉得应该如此郑重。

“我要考虑几天!”莫名,就添了几许傲娇。

当然,是因为绝对有傲娇的资本。

殊不知,正是这几分傲娇让易先生万般不安,越是看似有无限可能实则是不可能更多。

见他呆愣着,咬着唇角暗笑了下,不待他反应过来就抽出了身,独没撤离步子,半是玩味的抬眼笑他,“易先生的身手真的差了很多哦!”

他……无言以对,谁都看出来了,事实而已。

“天都要亮了,睡吧!”用眼神示意了下旁边的空床。

此前的情况,甚好了,如今,既不打算放他走又可以真真儿的看他就在自己身旁,很足够了。

明了她的意思,也便同从前那样默默顺从了她的意思。扫了眼两张整齐排列的床,陌生而熟悉,只是现今都还是“陌生”点好,“我还是去外面睡。”

“我都不介意!”分明透出了少少嘲弄的意味,移了步子,抬手关了灯,也不理他还傻傻的站在自己床前,绕开他,上了床,侧过身,“睡吧……”

想她大概是累极了,也没什么可以做借口的,走过去安稳的躺下。

屋子又静了下来,霎时,空气间都浮现了曾经在这屋子里发生的幕幕往事。

那晚,令小姐也是这样不敢转目地望着他,不过,与记忆不同的是,此刻她的心中有欣喜和暖意升腾着,思及此,令小姐不由笑得明媚。

“易先生?”侧过身刚刚好能看到他的侧颜,今时细细看,异常俊拔。

闭眼假寐的易先生听闻他叫自己,迅速睁了眼,“怎么了,令小姐?”

就是叫叫而已,听到真真实实的应答心里才踏实,“没事……睡吧……”

他就住了口,奈何本无睡意,犹豫间已经侧了眼,早就说着睡的她却是睁大了眼盯着自己看的,不由好奇了起来,“令小姐睡不着?”

“你也睡不着。”不是问,实实的肯定,看来都打算过一个不眠夜,“易先生,这两年你在做教练?”

“教教散打,嗓子不行了,本事还没丢。”说完又怕她担心,故言其他,“现在的孩子真是难教。”

“别是因为你自己总黑着个脸吧!”似乎觉得这话有着耳熟,转念就不禁发笑,“白天那个姑娘是你的学生。”

又是肯定的语气,不过也是没估错,易先生撇了撇嘴,“身手差了点,你差点就被撞到了。”

“易先生很严于律己嘛!”故作崇敬,却因藏不住的笑意而漏了馅儿。

听出她言下之意,也只能虚心接受,看着她还忍着笑,一脸无奈,“令小姐又要念很多次了。”

不多,一日就念了三次而已,收回笑,眯着眼,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易先生嫌我烦?现在可以反悔的。”

“答应了令小姐的事怎么能反悔!”也许说者无意,听者正有心,小小一句玩笑他就恰好回得万分认真。

这回答她也满意,因着自知易先生从不骗自己,又踏实了几分,“易先生很有自信啊?我还在考虑哦!”

“我等令小姐考虑好。”这次,才是十足的自信。

很多事情,他们都是心照不宣的,不用多言一字。

你一句我一笑,最后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入了梦,果真如书上所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彻夜长谈都会嫌不够……




一个笑着等早饭,一个忙碌着奔波,生活就是这样,平淡无味,可又恰是现世安稳。

一夜无梦,醒来不见他,正心慌,房外不时的碰撞声
让她回了神忙去确认。

还好,不是一场好梦,只是这个曾经拿刀使枪的人什么时候开始做羹汤了,不绝动容,“易先生,面包烤得很不错。”

刚醒的她声音还有些慵懒,回了头见她坐在桌餐望着自己,满是他看不懂的笑,低头看看自己并没不妥啊,“令小姐,你应该先去换衣服洗漱。”

“哦!”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转过身就扬起了眉毛偷笑,易先生和围裙很相配嘛!

只是他,不自知。

“面包不软,牛奶太烫。”鸡蛋里头挑骨头,就想看他怎么应。

满心期待等着她评价,却是一瓢冷水泼来,明明才入秋嘛,怎么这么冷,讪讪地道,“那我下次做别的。”

看来这两年他真的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变化了,不过好在还有机会了解,想到这儿也不花心思逗他了,“其实有现成的吃,我不挑的。”

可是得你喜欢吃啊,易先生兀自想着,“令小姐,今日我要回趟淡水,交代一下。”

“我跟你一起去!”脱口而出,可见心里依旧不安稳。

她这样,易先生也明白,不想她挂着心,笑着点了点头,“出去走走也好。”

听他满口答应,她才又安了心,又展了笑,一时连嘴里的牛奶都似加了糖。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真真儿如此,不啻想念,还多安心,安心得想只抓住那个人,忘了想念……

评论(2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