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大姐,新年快乐


   

   “大姐,新年快乐!”
   “大姐,新年快乐!”
   “大姐,新年快乐!”
   “大哥,干杯!”
   “好,来,大姐,干杯!”

   “大哥,我们来给大姐唱一曲戏助兴吧?”
   “好啊,阿诚,大姐一定中意的。”
   “阿诚,你想唱什么?”
   “《剑合钗圆》,如何?”
   “阿诚啊,这么儿女情长的戏文大哥我怕是唱不来啊!”
   “可惜了,这是大姐最喜爱的一曲啊。”
   “阿诚,不然就换一曲吧!”
   “霍小玉日日痴等李益,奈何盼来良人却也只得香消玉殒,终是黄泉碧落两相离,爱恨嗔痴而纠缠了一生,世人觉是惋惜,才作了这《剑合钗圆》,可惜,烟消云散,人终究,是不在了。算了,是过于儿女情长了,更着我们两人也唱不了。”
   “阿诚,既然大姐这么喜欢这一出戏,我试着与你唱唱,怎么样?”
   “清尘!”
   “阿诚,来吧!”
   “好!大姐,阿诚祝姐姐,新年快乐!”


(李益喊白)小玉妻,请你饮过呢杯,就算十郎陪过不是。
(小玉白)君虞,君虞,妾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
     韶颜稚齿,饮恨而终;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今日永休。征痛黄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当永诀矣。
(李益白)小玉...小玉...
(李益唱)雾月抱泣落红,险些破碎了灯钗梦。
      唤魂句频频唤句卿须记取再重逢。
          叹病染芳躯不禁摇动,重似望夫山半崎带病容。
          千般话犹在未语中,深惊燕好皆变空。
(李益白)小玉妻...
(小玉唱)处处仙音飘飘送,暗惊夜台露冻,仇共怨待向阴司控,听风吹翠竹昏灯照影印帘拢。
(小玉白)雾夜少东风,是谁个扶飞柳絮。
(李益白)是十郎扶你呀。
(小玉白)唉...生不如死,何用李君关注。
(李益唱)愿天折李十郎,休使爱妻多病痛。
(李益白)剑合钗圆,有生一日都望一日呀。
(李益唱)并头莲曾亦有根基种,权势尽看轻,只知爱情重,与你做过夫妻胜梁鸿。
(小玉唱)坟墓里可尽失相思痛,憎哭声喊声将霍小玉叫回俗世中。
(小玉白)生生生,我虽生何所用...
(小玉唱)你再配了丹山凤,把白玉箫再弄,则怕你红啼绿怨,
          由来旧爱新欢两边也难容。祝君再结鸳鸯梦,我愿乞半穴坟,珊珊瘦骨归墓冢。
(李益唱)云罩月更迷朦,是谁个误洩风声播送,瑶台未有奇逢。
(小玉白)你既非负心,胜业坊与太尉府都只是一街之隔唧,你...你胡不归来呀...
(李益唱)泪穷力竭俨如落网归鸦困身有玉笼,一朝折翅了怎生飞动。
(小玉白)哼,谁信你,想你见我变卖头上紫钗,都已知我今非昔比。
          我想那卢家小姐。
(小玉唱)佢在你乘龙日半绕盤龙髻插玉燕钗,腰肢款摆上画阁中,投怀向君弄髻描容。佢斜泛眼波,微露笑涡,将君轻轻碰。紫玉燕珠钗不惜千金买来耀下威风。
(小玉白)你又可知新人髻上钗,会向旧人心上刺。
(李益唱)郎未变爱,针锋相迫刺郎未免阴功。
(小玉唱)我典珠卖钗,以身待君,我盼君望君,我醉君梦君,你到今竟再婚折害侬。
(李益唱)盟誓永珍重,我未负你恩义隆,枕边爱有千斤重,大丈夫处世做人应知爱妻兼尽忠。
(小玉白)真嘅?
(李益白)係呀...
(小玉白)哼...
(小玉唱)既尽爱何未洁身自重。
(李益唱)咪再错翻醋雨酸风,当知衷心隐痛。
(小玉唱)侯氏报消息那有不忠。
(李益唱)经拒婚摧恶梦。
(小玉唱)我未信君你入赘绣阁,敢拒附凤与攀龙。
(李益唱)十郎未惯同床异梦,更忆小玉恩深重。
(小玉唱)哦...
     柳底间有习习薰风,且听君将爱颂。
(李益唱)日挂中天格外红,月缺终须有弥缝。
(李益白)千差万错,错在我吹台赋诗,有「不上望京楼」之句呀。
(小玉白)系呀?
(李益唱)佢便借诗中意,谣言惑众,有心逼我乘龙,玉燕钗又再相逢,我誓死不向显贵附从,吞钗拒婚拼命送。
(小玉白)哦...十郎...十郎...你可曾为我真个吞钗拒婚,不慕权贵。
(李益白)係呀係呀!
(小玉白)十郎...

   “清尘,就到这里吧,再唱下去只怕悲戚音色与这新年气氛相悖了。”
   “也是,大过年的该是开开心心,也该让大姐高高兴兴的才好。”
   “好,唱的真好,姐姐一定喜欢的。没想到清尘这嗓子与阿诚合起来这么契合。”
   “大哥,我也是随便唱的几句。”
   “清尘,你唱的真的很好!”
   “真的?”
   “嗯,大姐一定喜欢的。”
   “是啊是啊,大姐一定喜欢,喜欢你这曲《剑合钗圆》,更是会中意你这个弟媳妇的,大姐啊,看到咱们家终是有人像样地结了婚,肯定开心得不得了了的,大姐,是不是?”
顺着明楼的目光看去,阿诚那副“家园”下,金丝相框里,明镜巧笑嫣然,仿若这世界都安宁美好如斯!
   “阿诚,趁着今日,我们先给大姐拜个年吧!”
   “嗯?也好,清尘这是你和大姐过的第一个新年,理当如此。阿诚,怎样?”
   “好!”
    换下如血的红酒,案台上,两杯清茶,一炷黄香,青烟袅袅,氲了人的双眼……
   “大姐,您看到了吧,像您一直希望的那样,我结婚了。清尘是我们来法国后认识的,她是个孤儿,但却很懂得疼人,我们很好,别为我操心了,大姐,您放心吧!新年快乐,大姐!”
   “大姐,我是清尘,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阿诚和大哥,还有,我们即将出世的孩子。大姐,祝您新年快乐!”

    抬眼,明镜端庄依旧,温婉如初。

    大姐,我更愿意您如霍小玉般化作厉鬼令我日夜噩梦缠身,哪怕让我像李益一样终生不得安宁,我都开心!
   可你,就算一次,当真也舍不得,入我梦里吗?

 

雅儿的旁白:嗯,故事发生在抗战胜利后的法国,明诚和明楼此时于法国定居,明诚遵大姐  心愿成家,在法国与清尘结婚,此时清尘已有身孕,正值新年,阿诚想唱一曲《剑合钗圆》诉心中愁情。

   《剑合钗圆》来源于唐代传奇《霍小玉传》,霍小玉和李益两情相悦却因霍小玉身份卑微不得结秦晋之好,两人定下八年之约,可李益迫于家庭压力违背八年之约与他人成亲,霍小玉长病不起,一侠客不忍见此,抓来李益与霍小玉相见,霍小玉此时突然来了精神起床梳洗装扮,与李益说与心中万般愁怨,最后含恨而终。霍小玉死后化作厉鬼,日夜纠缠与李益,李益曾有三次与人结亲的机会,但由于霍小玉的鬼魂作祟,都不得成,也令得李益终生不得安宁。

因为最近在学唐代传奇,这几天有一直在想脑洞,今天突然想起了这个,所以下午听了两节课的《剑合钗圆》写了这个。

说是明镜不曾入梦,明诚当然痛苦,虽然结了婚是因为不想明镜死后也不得安心还为自己操心,但是明诚肯定是放不下明镜,明诚宁愿明镜如霍小玉般化作厉鬼纠缠,也不愿这样没有意义的活着,即使是噩梦,总还有个念想。

    大概就是这样,反正是虐的,我没说出来的感情,愿意体会的亲自己体会吧,毕竟情感这东西意会比言传更重要。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