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醒莫更多情,情多更莫醒

           醒莫更多情,情多更莫醒

                (阿诚篇)

    吾甚爱清风明月,奈卿一粒朱砂忘流连。

    那是的风月,教人多情;

那是的味道,教人贪嗅

那时的佳人,教人倾心。

    舍不得的是你,眼里的你,本该娇柔,却为何承担了不该有的苦痛。

    忘不了的是你,脑中的你,本是坚韧,却为何勾起了丝丝苦痛触感。

    得不到的是你,心中的你,本为质洁,却为何偷走了我藏匿已久的心。

    初见,烟雨缠绵,你如暖日,驱散了牵绕着我的阴霾。

    柔情轻莞,未必倾城,却何时悄然令我倾心。

    日夜呵护,温语暖怀,只教我毕生都贪念渴求。

可知,不爱你落泪,眼角的氤氲何时可完全消散?你那一颗玲珑而疲累的心,可愿让我来精心呵护?见不得隐忍的你,如若不快,我自愿分担!

说是你傻,并非无根无源。既通彻人心,为何不懂我?那年,那怀抱,那个人······

最爱你轻挽我臂,偷嗅芬芳,一片柔软,清风沁心,却敌不了你一笑倾心。

牵你手共行,步伐和谐,浮想联翩,若一路,有你陪,芳华白首,可好?

你那瘦削的双肩,我偏爱却心酸,本该令人如宝珍视,却独自承担一切,令我唯拥甚紧。

不想令你烦忧,我的满园深情已再紧锁。

情话怒言,我已暗暗自悔,你烟眉轻蹙,忍不住轻抚,眉心一吻,此生必难忘。

看不了你人前温存他处,那亲近于你之人,仿若我眼中之刺,因,若水三千,你,只可我一人饮。

世人不解又当何,只你在侧,我便安然矣。即你心房幽闭,我轻叩再三,唯愿你应一言。

你舍我,独舍我,寒冬飘雪,却不如你闭眼不闻教人冷寂彻骨。

然而,我懂,但正是懂,我更是心痛,我怨,怨命么,当初一眼却教我一生苦求纠缠。

一方苏帕,轻拭珠泪,低首泣啜,割我心弦。

怎忍你如此,强拥入怀,恋你温存。

雾眸笑靥,温暖于旁,黄叶梧桐下,明月清风在,佳人梦红妆。

明镜篇

    孤院锁清秋,心水复难收。

恋你目光,盼你暖语,待你阔怀,然难得触。

是否上世错首,换于今生纠缠?

许本是缘,欢语连延,看你安心入眠,不知为何我笑靥满颊。

想过,若是时光不老,我们又会如何?

然而时光纵是不经意就溜走,我依是旧时模样,你却何时不再是那个稚童?

爱看你的眼,似能消减每日劳累,只一眼,就教人心安。

原来你的胸怀已那样硬阔,似是一浅港湾,令人贪恋。

身陷囹圄,你出手救援,怒目四方,却与我软语。

瓢泼雨中,你百般安慰,温暖柔语,只为我舒心。

是否可择?

那,我择你的臂弯,可让我稍作停歇之地。

那,我择你的双手,可令我驱惧散寒之处。

那,我择你的胸膛,几十春秋,唯我心安之所!

何时,看你的眼总是不住忘返,我却已不知?那一颗心似乎已习惯有你存在,我却已不知?那个身躯渴望着你的温情脉脉,我却已不知?

以为一切都如初见,可我却似乎丢失了什么。

直到,你一语,如惊天之雷,我,如梦初醒。

我丢的,是那颗心!

可是,此时,我却只能无情将其收回,,不可再令它放纵。

时间,良药也,唯愿时光冲刷一切,洗净我于你心上的痕迹。

然而,锁住自己的心,痛,改变自己初心,累。

直到,你横亘在我眼前,不再让我于他人言笑,此刻,心中竟满是欣喜,你在乎我,是的,你竟这般在乎我。

抬首,你目光炙热,怒中含情,看透了我的眼,更刺痛了我的心。

或许,该抛弃流言,顺从己心,放纵,或,此生,只一次。

本早已干涸眼泪,似线般不断,你轻手擦拭,我却莫名不舍,原来,这,才是我本心。

我笑,你也笑,见你已如孩童般满足,我知,此一次,可定不负君。

红烛摇纱幔,同心举玉杯,此生共结发,唯许恩爱三生到白首。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