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最爱万人齐着眼,看侬亲手挽郎行

最爱万人齐着眼,看侬亲手挽郎行——【伍】

 

 

 

 

 

 

 

 

 

到淡水的时候,已几近午后,因着不必为了什么事而加快步伐,自由散漫的两对脚步可快可慢,也甚是安谧。

 

“吕教练!”

 

似有个女人的声音传来,令小姐却用不着关心,因为和自己无关,她现在,只用在意身边这个人就好。

 

“怎么不走了?”易先生突然停住了步子,所以她也停住了步子。

 

“吕教练,你回来了。”

 

在易先生张口说话前一个女人就先一步到了他们面前,只是这个女人叫着易先生“吕教练”这让令小姐甚是不解,却下意识打量了下眼前的女人。

 

易先生却没开口说话,只是对女人点了点头,看来应该是认识的,所以那个“吕教练”也的确是用来称呼他的,令小姐看了易先生一眼,藏了几分好奇。

 

女人说了很多,易先生始终都是礼貌的点点头或是用淡淡的笑意来回应。

 

听着女人的话,令小姐倒是整理了下思路:易先生在这里叫“吕教练”,这个女人是昨天那个女孩的妈妈,她手上的蛋糕是拿来给易先生的,不过易先生回绝了……

 

“对了,这位是……”

 

似乎是问自己是谁?令小姐朝易先生看去,正好他也向自己投来了目光,大大方方与他对视着,故意抿着嘴笑着,想看他会怎么答。

 

易先生看着她却霎时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她从不需要自己来介绍的啊,想了半晌,才蹦出几个字,“这位是令小姐!”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又想气又好笑的白了他一眼,旋即对女人笑了笑,“我是‘吕教练’的朋友!”

 

总算是不至于把人绕糊涂了,简短的对话后,是一个人与一双人的背道而驰……

 

 

 

 

 

 

“我有那么难介绍吗?”转身便可截住身后的他,“‘吕教练’!”

 

差点撞到突然停住的令小姐,稳了身子,又往后退了半步,“令小姐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吧。”

 

他这后退的半步让令小姐非常不满意,故意贴近他半步,“为什么要让我叫你‘易先生’?”

 

为什么?说不清。

 

离开香港后就用了“吕教练”的这个身份,就没有人叫自己“易先生”了,直到昨晚再见到她,或许,“易先生”这个称呼是只给令小姐的吧!

 

“那我还是叫你‘吕教练’吧!”见他不答,反而还准备再退几步,想都没想的抓住他胳膊,“再退就要退到屋外了!”

 

“哦……”易先生愣愣的回着,看着近在眼前的令小姐好是陌生,似乎很……“咄咄逼人”。

 

这个“哦”令小姐就直接理解为是让自己叫他“吕教练”了,心里不觉有几分不快,松开了他自顾自的进了屋。

 

分明看她变了脸色,倒是让易先生不明所以,“令小姐,你怎么了?”

 

没理会他,还快步与他拉开了距离,自己在他的房子里转悠着,整体的灰黑色本很符合易先生,但这个时候看着真是让令小姐不舒服,“我出去走走!”

 

水还没递到她手里,人已经起了身,悬在二人中间的水杯蓦然有些孤独,“走了一路了,歇会吧?”

“我就在附近走走。”很明显,并没有要他一起去的意思。

 

只是她前脚刚出了门他还是跟了上去,令小姐还气着也不与他说话,他也不言,怕不是因为阵阵海风打乱了他的思维,他也不会轻易开口吧,“令小姐,海边夜里凉得很,回去吧?”

 

令小姐也的确有几分冷,不过还是选择了固执地不曾换方向。

 

以为海水太喧嚣,又重复了一遍,“令小姐,我们回去吧?”

 

“你自己回去吧。”令小姐有些好笑,“我们”还是“我们”吗,所以刻意加重了语气,“‘吕教练’!”

 

“你自己对这里不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样叫自己,真的很不顺耳,“令小姐还是叫我‘易先生’吧。”

 

停了脚步,又皱了眉头,“回去吧。”

 

“令小姐,你怎么了?”自诩很是了解她,只是此时易先生真是摸不着头脑了,之前明明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冷冷淡淡的了?

 

回了头也不答他,只绕开他往回走。

 

她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这让易先生有几分着急,又隐隐的无所适从,回身就拽住了她,“令小姐……”

 

“‘吕教练’有事?”抽出被拽住的胳膊,并不打算给他说话的机会。

 

又是这个让人不舒服的称呼,看着她背影,易先生皱了皱眉,“令小姐应该叫我‘易先生’。”

 

应该?回头对上他的视线,依旧是冷淡的目光,“别人都是这样叫你的。”

 

“你不同,令小姐……”,令小姐是应该叫自己“易先生”的。

 

“吕教练,你们在这里啊。”远远就有人朝他们跑来,原来是那天的姑娘,“吕教练,我妈妈说替你们洗尘。”

 

易先生还看着她,兀自体会令小姐的心思,只是她转身就跟人走了,即使无奈和不解也是讪讪地跟着。

 

 

 

 

 

三个人的饭桌有些微妙的气氛,莫不是有些修罗场的意思?

 

“令小姐,你不能再喝了。”她这一副不醉不归的样子倒是吓着另外两个人,抢过她手里的酒杯置于一旁,“我们回去吧!”

 

“你自己回去!”赌气似的对他甩了脸色。

 

另外一个人也着实吓到了,这位令小姐分明是在灌醉自己啊,“不然让令小姐在这里住一晚吧,刚好今天二楼空着。”

 

“不用了,我带她回去。”说着也不管令小姐愿不愿意了,扶着她起身往回走。

 

独剩下一个人暗自揣测:大概是一个人和一双人的故事!

 

“不要你扶我!”掰着死死扶着自己胳膊的手,只是晕晕乎乎的令小姐似乎并没有什么杀伤力,易会先生依旧扶着她往回走。

 

看他没什么反应,耍赖似的不愿动,“哼!我问你,民宿老板娘是不是……不是喜欢你?”

 

这叫什么问题?是不是!不是!是!

 

这样连说话都不利索的令小姐竟有几分可爱呢,易先生好笑的扶着站不稳的她,“令小姐,你喝醉了。”

 

“我都看出来了!”站不稳的令小姐只好靠在他怀里,不过一对眼睛却是圆溜溜地瞪着他的,“我不许!”

 

“好,不许,不许。”易先生笑着应和着,唉,这样的令小姐真的实在是不太没杀伤力了。

 

“你……你敷衍我!”挥着拳头捶了他两下,不过喝醉的令小姐拳头都捏不紧,真的一点都不痛呢!

 

什么时候见过这样有些失态的令小姐呢?眼前的令小姐一时让易先生晃了神儿。

 

“你在想谁呢?不许!不许!”被扯着衣服的易先生才回了神,慌忙哄着她,“好,好,不许。”

 

如此,令小姐才重重的点了头,“回家吧!”

 

只是说着回家却还雷打不动的靠在他怀里,易先生吃力的想扶她站好,倒是被她训了一顿,“你要我自己走啊?抱我回去!”

 

易先生真是要被吓着了,要抱着回去吗?不好吧!

 

不过令小姐才是不管他愣还是傻,手就已经勾上了易先生的脖子,“快回家吧,我好冷。”

 

她说着冷易先生便顾不得其他,弯下腰就抱起了她,动作有些机械也不敢看她,这倒是有些逗笑了怀里的令小姐,“你很怕我吗?”

 

“没有。”目不斜视的走着的易先生,恍然间有些紧张。

 

“噢……”,也许是海风带来些凉意,令小姐往他怀里蹭了蹭,“我也不凶啊,虽然没有那个老板娘温温柔柔的,可是我们一起这么多年,你肯定不嫌弃我的,啊?”

 

听着令小姐的絮絮叨叨,又低头看看她红扑扑的脸庞,想她喝醉了,答话就有些外露的认真,“不嫌弃……我也不喜欢那样的……”

 

令小姐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嗯,不许喜欢那样的!”

 

“令小姐,我们到了。”开了门扶着晕晕乎乎的令小姐去躺好,她却又一头爬起来,“我要去洗澡。”

 

任是易先生怎么哄劝令小姐还是固执的去洗漱的干干净净,易先生一颗担惊受怕的心才放下来,其实喝醉的令小姐也挺乖巧,不哭不闹还会自己洗漱睡觉。

 

但是还没半刻 易先生这欣慰的感觉就被打散了。

 

“你去哪儿?”才关了灯准备出门就叫住,令小姐见他要走,赤着脚就下床拽他,“不许走!”

 

“令小姐,这么晚了,你该睡了。”被拽着坐在床边的易先生很是不解,不过想她醉了到底是耐着性子哄着。

 

她却死死拽着他胳膊,打着哈欠嘀嘀咕咕,“我不睡,睡着了你又该走了,叫都叫不住……等我醒来,还是我一个人……”

 

这大就概是夜夜缠着令小姐的梦魇,易先生反应过来后不禁暗自心疼,她又一副困极了的样子,终了,易先生还是陪着她躺下,自始至终,令小姐都拽着他胳膊,见他在自己身旁又靠近他几分抱着他胳膊,“你别走了,易先生。”

 

易先生以为她是在说梦话,侧了眼想看看她,她却是红着眼圈看着自己的,心头一动,握住了她紧紧抱着自己胳膊的手,言语间有一些动情有几许温柔,“我不走……就陪着你……”

 

他手心的温度慢慢传到她的身体,原来,身边这个是真真实实的易先生啊,或者是几分醉意在心头,盯着易先生看了许久的令小姐突然凑到他下巴亲了下,这下易先生是彻底是木头人了,一双眼睛都不敢眨得盯着她,整个人更是动也不敢动了。

 

只是令小姐还依旧两眼巴巴的看着他,惹得易先生终是有些心疼地侧过身搂了她入怀,围着伤口的领巾已被扯下,交措的呼吸就这样拍在易先生的脖子上,许是伤口的痒扯动了易先生的心,似什么牵引般,两个人缓缓凑在了一起,不知是谁先抱了谁,谁先吻了谁,不过一场情事总是免不了的了!

 

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完>

 

PS:这篇令易到这里就强行结局啦~

   

 

其实一开始这半年是准备拒绝入坑安心准备考编的,蓝后……我依旧厚颜无耻的入了坑、爬了墙,唉,挡不住啊,和我的感冒一样该来的逃不掉的←厚颜无耻还找借口!!!

↑闭嘴!!!

 

Emmm……其实一开始没打算这么匆忙的结文的,但是因为我懒就拖了这么久,然后恰好今天学校的论文选题也出来了,所以我应该真的收心了……么3333

其实之前偶尔还有梗来着,如果写论文和学习太无聊,我……可能会放放风写写?←不可信!

 

最后,感恩在令易坑里遇到的所有的小可爱们,特别偷偷表白老福特这里不嫌弃我的流水账的小可爱们,爱你们❤❤❤❤❤

 

 

 

 

 

 

 

 

 

 

 

 

 

 

 

 

 

最最后,爬来厚颜无耻的说句:大家有缘再一起爬墙掉坑啊~~~

 


评论(5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