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爱唱歌的明小姐【中】

 

 

       明镜真的很瘦!

       这是明楼此刻的唯一的感觉,削瘦的背上那突出的蝴蝶骨,让明楼觉得左手有些被硌得生疼,这般高的个子却没有该有的重量。

      明楼觉得明镜有些悲哀。

      若不是这偌大的家业,明镜怕早已是嫁为人妇,儿女绕膝,琴瑟和谐的吧!

      不!明楼立刻否定了这一想法。

      他的明镜,怎可与他人妇?

      对!

      他的明镜。

      低头看向怀里的人,轮廓分明额双颊因为酒色而晕染了一片酡红,倒显得气色极佳,此刻嘴里还在不停得哼着小曲,煞是可爱,只瞧着自己正看着她却皱起了眉。

   “明楼,你今日怎回来得这般早?”

   “忙完工事,便回来了。”

   “哦?那你平时晚回又是去干了什么?”

   “明楼自是......”

    “你是去找汪曼春了吧?”
    “大姐......”

    “我告诉你,明楼,有我明镜在,她,汪曼春,永远别想进我明家!”

    “大姐,我......”

   “放我下来!”

      话还未说完,明镜便挣扎着要下地,好在已上了二楼,明楼又知晓她的脾性,便轻放下了怀中的人儿,欲搀她回房。

   “我自己走,别扶我。”

     的确是能走,只不过倚着墙壁罢了。

     明镜的酒量其实很好,好歹也是在生意场里摸爬起来的,若喝不了几个酒,那还能成?

     明镜其实也不爱喝酒,她每每见到那些个臭男人借着酒意行下作的事,便觉恶心。

     可是,今日,确实明镜主动提出喝酒的。

     为什么?

     对,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明家大少爷。

     新政府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明楼与76号汪曼春相携大上海,公子才俊,佳人俏媚,乃天作之合......

      这几日,明楼夜夜晚归,明镜只知道的,只是体谅他公务缠身,不成想,这公务竟公到了这个地步!

   “谁让你进来的?”

   “我来照顾大姐啊!”

   “照顾我?”
   “自然。”
    “我还没那般娇贵,明大公子请回吧!”
    “大姐这话可就不对了,您是我明家的珍宝,怎的不娇贵?”

    “明大公子这话还是去哄别人吧!”
      既是不见他走,明镜也不再去管,由是忍不住的眩晕,便靠在床尾的沙发上坐下了。

    “嗯?明楼不敢,在姐姐这里,明楼哪能骗得了分毫?”

    “哼!”

      吃了一记白眼,见她调转了脸不看自己,倒是弄得明楼又是痴迷又是不解,但又担忧她抗不住困意就这样睡了去,便开了口。

    “姐姐去床上你跟着吧?”

    “为什么?”

      为什么?
      能为什么?

      自然怕她受凉啊!

    “这夜深了,姐姐也该睡下了。”

    “是吗?”

      循着窗户望去,月色正严,似乎确实该安寝了。

    “那在这里,我如何睡下?”
    “阿诚这会子怕是在收拾呢,等他弄完,我便回。”

    “惯会欺负人!”

       只见明镜腾地站起,估是酒劲正浓,这一借力不稳,便是一个踉跄,好在明楼尚在一旁,及时擒住了手臂,明镜便搭着他的减胖稳住了身子。

    “姐姐要干嘛,说来我帮你便是。”
    “盥洗!你帮我?”
      这......

      好像确实帮不了。

    “明日再洗也可啊!”
    “不要!”
       放下了搭在明楼肩膀的手,半眯着眼睛回话,嘟起的嘴完全显示了不满。

    “你知不知道,喝完酒,嘴会很臭的啊!”
    “明楼知道,知道。”

      明楼觉得自家姐姐这样甚是可爱,也很好笑,这不,便笑出了声。

      可那主儿的耳朵可是尖得很,即使醉了,脑子可还是清明着呢!

      这不,忙折回了身。

    “你笑什么?”
    “哎,大姐!”
      许是转身太急,明镜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好在反应还不错,这才没和地板来个亲密一吻。

      明楼是真怕了她了。

      这要是摔一跤......

      不敢想,不敢想。

      虽她已站稳,明楼仍固执的紧箍着她的双臂,任她如何挣扎也未松开分毫。

    “我问你,刚笑什么呢?”  

    “啊?没什么啊。”

      总不能说是笑她可爱吧?

      那后果......

      怕是......

    “啪!”

      不成,不成。

    “没什么?”
    “嗯,真没什么。”

    “你是不是笑我喝醉了,啊?”
    “明楼不敢。”

    “你明长官有什么不敢的?你前几日晚归是干什么去了?”

    “处理公务啊!”

    “处理公务?”

    “是啊。”

       这一问一答间明镜步步紧逼着明楼,明楼只得一步步后退,本就因明镜醉着而半倚在明楼身上,这此刻明楼还紧箍着明镜的双臂,乍一看,真似在行进着一曲火辣的恰恰呢!

    “处理公务需要去大上海?”

   “我......”

   “处理公务需要带汪曼春?”

   “我......”

   “处理公务需要上报纸?”

   “我,啊......”
       明镜原就没走多远,这才退了几步明楼小腿便贴在了床壁上,而明镜缺还仍保持着前倾的姿势,那......

      自然是......

      两人不出意外地双双落在了床上。

      这样的姿势,当真是......

      暧昧?

      暧昧至极!

      明镜因着喝了酒,呼吸变得极为沉重,暖暖的气息打在明楼的颈窝,令明楼一时间有些恍惚,可忽地,凉凉的似抽丝儿般的气流从耳畔流动,倒教明楼回过了三分神。

      许真是冷暖两重天的交错,再加上这样的姿势,明楼怕真被这醉意袭中,便握住明镜的腰使两人坐直了身子。

    “你怎么坐在我床上?我不是要去洗的嘛?”

      呵,她这会儿倒问起自个儿来了!

      白了明楼一眼,倏地起身,便扭着小腰走开了去。

      唉,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明楼许是还未从方才的情事中缓过劲来,扯了扯紧系着的领带,但又觉着不够,便直接扯下,可怜的领带便被弃在了床尾。

      听着内室传来的水声,明楼的思绪......

      有点凌乱。

      这她若在里面摔了?

      只能撞门吧!

      直接进去?

      万一.....

       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比如......

       某人水滴沾身,玲珑凹凸......

       明长官仍在幻想着,这边明镜已经打开门走了出来。

     “你怎么还没回去?”

     “啊?大姐,您洗好了。”

     “嗯。”

       也不待明楼接话,就自顾自地走到红木衣柜里去除了睡衣,掀开被子,坐了下来。

     “我要换衣服了,你别偷看喔!”
        呃.....

        明楼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大概是有些不知所措,只轻咳了一声,便转过了身子去,半晌却不见动静,但是也不好转身去瞧。

     “明楼,我要喝水。”

       听到明镜唤自己,明楼立即转身,只见明镜半靠在床头,月白的睡衣衬得锁骨愈加精致了,久久令人移不开眼。

     “大姐,水。”

        这醉酒的人啊,是最需要水来浇心火的,明镜这不连喝了好几杯才罢休。

     “明楼,我给你唱首歌吧?”

     “啊?不用了,不早了,姐姐还是快睡吧!”

     “不要,我不困!”

       什么时候忤逆过她?

       她既这般说了,哪里还能推脱!

    “好,明楼定当洗耳恭听。”

    “嗯,我想想......”

      明楼就坐在床沿,看着明镜靠着枕头一手还扶着腮的样子,很是享受。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最,清浅池塘鸳鸯戏水,红裳翠盖并蒂莲开,双双对对恩恩爱爱,这狂风儿向着好花吹,柔情蜜意满人间......”

      其实大姐唱歌还是挺好听的。

      比如......

      小时候她吵着要给自己唱安眠曲的时候。

    “明楼,我再唱一个啊!”

    “啊?不,不用了,姐姐还是早些睡吧!”

       这样唱,你嗓子受不了,我耳朵.....

       算了,你喜欢就好。

     “你是不是觉得我唱的不好听?”

     “怎么会,怎么会呢?姐姐唱的,自是好听的。”

     “好,我再唱一个。”

       一个.....

       呃.....

       我坐得住!

     “姑苏城外第几春,便夜来湖上从相问,长洲苑绿倒何门,那家云楼皆王孙,六朝碧太散作尘,剩九重门里万古冷,咳咳......”

        大概这小曲儿太逼嗓子,明镜许是受不住,只得停了下来。

      “大姐,来,喝口水。”

      “明楼,好热!”

        的确,明镜两个脸蛋儿红扑扑的,看来是酒劲儿在挥发了。

     “姐姐躺下吧,睡一觉就好好了。”

      上前扶着她睡下,又怕她热又担心她受了凉,只得微微把杯子盖至小腹位置。

     “好难受。”

      喝了这么酒当然会难受,可是......

       明楼就这样瞧着明镜将敞开的睡衣领子越拉越大,浑圆的肩头已快暴露在空气里,可是,那人却还不满足,纤长的手指灵活的解开了睡衣的盘扣,在拉扯下,蓦地就被一抹不寻常的白吸去了了三魄。

    “姐姐!”

      明楼极尽克制地按住了明镜的手,可收不住的是仍在徘徊的目光。

   “你干嘛,我难受。”

     明镜也不推开明楼的手,只是仍旧想进行自己的动作。

     这......

     好像不能怪明楼。

    本是明镜推搡着,那,推搡间明楼的手就被推着碰触到了一点柔软。

    然后.....

    蔓延.....

    蔓延......













————————————————————华丽丽的分割线

 应该还有。

但是。

一切。

仍旧随缘。

其实写到这,我也有点为难了。

一脸懵逼啊!!!!!

这真的是我的本意么?

是不是写得太跑了!!!!!


评论(2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