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爱唱歌的明小姐【上】

爱唱歌的明小姐【上】

    月夜下的大上海很安静,安静的你想不到,这里在日光下会是怎样的充满血腥。

     可是,这片安静的月夜却是令很多人向往,这样的时局,能享受这么一方静静的素月,也是一种幸福吧!

     此刻的明长官就是如此,终日带着面具与那些人周旋,真的令他厌倦了,也恶心了,所以即使阿诚的车已经开得很快了,他依旧不断地催促着,想早点奔回那个能让他卸去所有伪装的家。

    只是,当明长官就着阿诚打开的门进去的那一瞬间,怎么也没想到会看见令他今生都震惊的一面。

   “掩汝奁,绣帷暂卷,青瓦楼外霜满天,柳萧疏,秋浓风浅,寂寞怎无端……”
  
    明镜摊坐在地上半趴着茶几,茜红的唇一张一合,不知跑了多远调的小曲儿从那里蹦了出来,稀稀拉拉地跳进了明长官的耳朵里,不停喊叫着。

    明长官彻底懵了,觉得自己一定是走错了门。

    还是,在做梦?

   “大……大小姐唱的……真……好听”,似乎是听到了阿香的声音,可是,却不见人。

    一定是做梦!

    不然怎么还会出现幻听?

    明长官摇了摇头。

   “哈哈,难……难听死了,原来……大姐唱歌这……么……这么难听啊”,一个摇摇晃晃的影子闯入了明长官的眼睑,似乎把明长官都给摇晕了。

    对,做梦,一定是做梦!

    明长官使劲闭了闭眼,大概希望再睁开眼时能从“梦”中醒来吧!

    “大哥”,忽然,阿诚那浑重的声音也来到了明长官的“梦”里。

    忽地睁开眼。

    咦?

    阿诚!

    难道还没醒过来?

    只见阿诚半蹲在大姐面前,摇了摇双眼迷离的大姐,大姐却是没理他,自己就着桌子挪了挪,总算坐直了些,“明台,哪里……不……好听,你……唱……个”

   “大姐……我……唱不来……大哥……唱……”,明台依旧晃晃悠悠,手里的酒洒了一地。

    这混小子,简直不得了,梦里都不忘坑自己。

    明长官如是想着。

    “对……大少爷……会”,阿香咻地站了起来,可话还没说完,就倒了下去。

    还好,还好,背后是沙发!

    不对,这丫头也喝了,不行,得收拾!

   “明楼?嘻嘻……明楼会……咦……明楼在……这呢”,大姐抓着明诚的衣服站了起来,似是要干什么。
 
    不过,大姐好像是要朝自己走过来,平时利落的步伐已全然不见,她那一步三退的样子,真是让明长官觉得好笑。

    不知道大姐真喝醉会不会也像这“梦”里般?

    明长官还在幻想自己大姐醉酒模样呢!

    “大姐”,明镜华丽丽地倒在了明长官的怀里。

    就算是梦里,也不能让你受伤啊!

    看着怀里双颊绯红的大姐,明长官暗自叹道。

   “大哥,大姐没事吧”,阿诚手忙脚乱地拉扯着已站立不稳的明台,冲着明长官说着。

   “啊,没事”,明知道是在“梦”里,明长官还是习惯性地回答着阿诚。

    她怎么会有事,有我在,她永远不会有事!

    感受着怀里人的软玉温香,明楼庆幸着,真不愿“醒”来。

   “你……你怎么来了”,明镜问道,随即还一巴掌拍在明长官的肩头。

   “我……”,刚准备张口说话,明长官又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
 
    刚刚……

    疼?

    怎么会疼?

    难道……

    没在做梦?

    慢了好几拍的明长官可算是反应过来了!

    愣了片刻的明长官看着怀里那双眼忽闪忽闪的大姐,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唇……

    哎呀,真是大姐啊!

    明长官懊悔地皱了一下眉,又不小心瞧见了胡乱给阿诚倒酒的明台。

    混小子!

    一定是你又作妖可了!

    明长官愤愤地看着明台。

    似乎是感受到了明长官的凶恶的目光,明台举起了酒杯,笑嘻嘻的冲着明长官,“大哥……喝……”

    明长官深吸了一口气,强忍怒火,不去看明台,“阿诚,把阿香送回房!”

    抽出了置于明镜腋下的左手,弯了弯腰,手已穿过了怀中人的小腿弯儿,明镜整个身子的重量就落在了明长官的胳膊上。






















——————————————我是罗里吧嗦的分界线

   原谅我又在作妖了!
   不行,自从那天晚上喝醉了之后就各种不正常了,各种作妖啊!
   其实我就是想着自己那天醉了挺好玩的,想想,笔下的女主人公吧,就明泽天比较适合醉,多可爱啊!
   哈哈哈,原谅不厚道的我,今天没写完,明要起早,所以先把写完的一部分放上来,看明天时间吧,能写就写!
   一切随缘!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