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啊,像偶妈一样生活吧





(十二)今晚的月色真好啊!

你说偏爱我眼角的那颗朱砂痣,每每想起,都倍感温暖。多少次,你伸手摩挲,我静静感受,来自手心的触感遍达我整个身躯。阳光肆意下,贪恋,时光未老,我们不变。

 

月色朦胧,幽黄的灯光为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暖色,有,家的味道。

偌大的白色漆床上,随意散乱着几件衣服,看似杂乱,却充满了人的气息,这或许是多少人一生所追求的吧!床边,松静拿过一件白色男士衬衫,细细折叠着,右手边的散乱的衣物很快便一件件地在松静手中变得规矩起来,乖乖地堆叠在了行李箱内。就这样一副安宁悠闲的画面,令人好不称赞。

然而···

“老婆,快来,快来看看···”,南宫英的叫喊声显得与眼前宁静的画面有些相悖。

“干什么啊”,松静把最后一件衣物放进行李箱内,抬眼向坐在房间沙发上的南宫英望去。

“来,坐这”,南宫英拉着缓步而来的松静,将她安置在了沙发上,“看,这些礼物怎么样?”

“礼物”,松静的眼睛展现了几许诧异。

“对啊”,南宫英看着这样的松静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我们出来度蜜月,难道回去不给大家带礼物吗?”

“啊”,松静愣了愣,为自己的粗心感到些惭愧,是啊,自己这几日倒是过得惬意,怎么就忘记了这个。想到此,不禁多看了南宫英好几眼。

“呵呵”,南宫英自是知道松静所想,随即十分满足地露出他的英式笑容,“想说你老公很棒吧!那就说啊,干嘛这样傻看着我!我老婆可是畅销书作家,不会这样傻的喔!”

“切,谁傻啦”,松静娇嗔道,但心里确实是由衷地感谢眼前这个刚成为自己丈夫不久的男人。

“好了,来看看吧!看看这些礼物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南宫英指着桌子上铺排的各异的礼物说道。

松静含笑看去,电动按摩仪、坐垫、颈椎矫正器···

“这是什么”,松静被眼前的一个类似卡通娃娃的包装盒吸引住,定睛一看,好像是机器人之类的玩具。

“哦,帅吧”,南宫英拿起包装精美的礼物,“这是给多爱和姜女婿未来儿子的礼物啊!”

多爱未来的孩子?松静不禁想到自己,和南宫英之前一直不敢有所逾越,大部分原因也是考虑到孩子的问题!虽然南宫英早已表明并不介意,而松静始终放不下。此时,南宫英谈及多爱未来的孩子,松静似乎又被不好的回忆所击,眉宇间不自觉多了几点愁绪。

“会不会太早了啊”,松静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愁闷,莞尔于南宫英道。

“怎么会,早晚都会有的嘛”,南宫英摆弄着各异的礼物淡然地说道。

早晚都会有的。是啊,多爱还是黄金时期,早晚会有的。可是,自己呢?思及此,松静自觉鼻头微酸。

“老婆,怎样?没什么不妥的吧”,南宫英依旧在点数礼物,一副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并未注意到松静情绪的微妙变化。

半晌,未听到松静的回应,南宫英抬首望去,却见松静一直看着桌子上早已被自己放下的玩具,轻咬下唇,面露凄色。南宫英的心似乎被什么击中,突然明白自己谈及了松静的禁忌。

一直半蹲在桌前的南宫英缓缓起身,紧挨着松静坐下,牵起松静放在腿间的双手,狠狠地握在手心,脸上的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却未见言语,只是看向松静的眼神,异常坚定。

“松静”,许久,南宫英只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松静也看着南宫英的双眼,未语,又似有千言万语只化作了脉脉深情。

二人相视许久,时间亦似停止,最终,一抹淡淡的笑意绽放在了松静的唇角。

有什么比两人相持恩爱更持久呢?不言一语,却都知你我情意。

“好了,我知道的”,松静闭了闭眼,轻倚在南宫英的肩头,松静既明白南宫英的情意,也想让自己早早走出困境,也不再去想,只想让他安心。

“嗯”,南宫英明白想要松静解开心结,需要更长的时间,更需要自己的爱护,此时也不想提及太多,只是将揽住松静肩头的手又紧了紧,深吸一口气,嗅着松静身上散发的独特香气。

“今晚的月色真好啊”,松静倚在南宫英的胸口,看着自己和南宫英交缠在一起的双手徐徐说道。

“nei”,南宫英对于松静突然说出这句话感到有些摸不着头绪。

”南宫英代表没看过夏目漱石的《吾是猫》吗?唉!真可惜“,松静带着调皮的语调说着。

”吾···”,南宫英倏地坐直了身体,看着松静的眼睛满是兴奋,“松静,你再说一次!”

“松静脸却在南宫英的注视下红了起来,“哎呀,不说了”,说着就要站起身。

南宫英却不依,手一用力,松静本没站稳,此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南宫英怀中。

南宫英感觉这世间最美之事莫过于此,笑着回了句,“今晚的月色真好啊!”

是啊,时间最动听的情话不过如此!

今晚的月色真好啊!

 

镜中,我抚摸着眼角那颗许久不曾被人触摸过的朱砂痣,此刻,我深深厌恶它。你言它美,却不知这是颗泪痣。此生,便是缘终尽于此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