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啊,像偶妈一样生活吧






(十一)金承珉yimida

     听说女人无论多少岁收到花都会很开心,我想,大概是的吧!虽然,还从未收到过任何花,但在未来的某一天,那个时候的我一定应该是开心的,这种开心许会是不同于以往的我的每一次欢笑,它,只会属于一人独享。

 

“你好,cuonen 金承珉 yimida”,男人向松静自我介绍着,依旧是向松静投来阳光的微笑,却并没有理会此刻站立在松静身旁的南宫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nei,你好”,松静微微挣脱了南宫英桎梏的双手,礼貌地回应着眼前陌生的男人,“但是,请问,您认识我我吗?”(哎呀妈呀,松静你咋这傻呢,别人才不管认不认识呢,唉,雅儿真是为代表ni操碎了心啊!)

“nei?我很乐意”,眼前的男人稍微愣了一番,不久笑意仍挂在脸上,但随即把问题抛给了松静,“这位女士,请问该如何称呼?”

“nei,韩松静yimida”,松静依旧是礼貌地回答着,温婉笑意间见南宫英眉头紧锁,却不明其意。(可算是想起我代表ni了,看雅儿头顶的黑线···)

“韩女士,nei,你好”,金承珉绅士地伸出右手,干净的手指在夕阳斑斓间异常的好看。(不,阿英哥的手才最好看,别花痴了)

“你好,金先生”,南宫英抢在松静伸出手之前就握住了金承珉的手,“哼,我南宫英的女人的手可不是随便就可以握的”,南宫英想到,此时不在是和松静在一起时的嬉皮笑脸,严肃间满是绅士风度,“南宫英yimida”,说话间左手揽过松静的双肩,对着松静微微一笑,“这位是我的太太,南宫夫人!”(哈哈,这才是我们代表ni,moxida,呃,等雅儿擦下口水)

此时,金承珉才顺着握住的手去看眼前的男人,眉宇间满是英气,嘴角似乎挂着隐藏不住的微微笑意,谈吐间可见并非一般人,而此刻,他微揽住松静,嘴角的笑意更深,令人不禁称赞一句般配。(嗯,是哒,金先生,这我们全小窝的人民都知道滴,只有你不知道吧!)

“nei,南宫先生,你好”,又微微看看南宫英身边的松静,“南宫夫人。”

“金先生一个人吗”,南宫英看着金承珉,问道。(代表ni,您这是要秀恩爱吗?)

“是的,一个人”,金承珉顿了顿,余光瞟到了此刻半倚在南宫英怀里的松静,“很喜欢海,所以经常到海边走走。”

“是啊,今天是我们蜜月的最后一天,我特地陪我夫人来这里看海的,她很喜欢夕阳”,说着,看向松静的眼光里满满都是宠溺的目光,松静听着这话,脸颊不禁微微泛起了一丝丝红色的斑斓。(呜呜呜,代表ni,松静ouni,你们这样赤果果地秀恩爱,有没有为雅儿想过啊,单身狗伤不起啊,让我去厕所哭会儿···)

   “呃,是吗”,金承珉并未接南宫英的话,自顾自地说了句,“今天的夕阳真美!”

“金先生,天已经暗下来了,我们就先回了,金先生请便”,南宫英似乎感受到海风带来的丝丝凉意,搂着松静的手紧了些。

“嗯,好,再会!”,金承珉绅士地说道。(是的,再会喔~~)

“嗯,再见”,南宫英朝金承珉微微点头道。

“松静,我们回去吧,这风太凉了”,南宫英温柔地把松静鬓角被吹乱的头发抚到耳后。(这动作太有爱了好吗?雅儿真是忍不住要吐槽了,雅儿也要这样的男票  呜呜呜 雅儿去吃颗糖糖安慰下自己  )

“嗯,好”,松静莞尔间都尽是幸福的味道。

转身,原路返回别墅,已被海水冲刷干净的沙滩上重新印上了一对璧人的脚印,却又在阵阵海水的吻中变得零星起来。

松静和南宫英的身影在金承珉的眼中慢慢模糊起来,直到看不清。金承珉苦笑了一下,转身准备离开,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哎,韩···”,可是,松静已经走远,金承珉的声音已被海风吹散,只得捧着相机笑了笑,那笑意中欣喜无奈而又苦涩。(替我家代表ni再说一句喔,是南宫夫人 )

夜色渐渐笼罩着海面,清冷而更增添了一抹孤寂。

 

其实,不知道我何时喜欢上了风信子,是去年开始养那株风信子开始的吗?我想,大概是的吧,因为我以为每株花都和每个人一般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这个故事等着某个人去读,我读懂了那株风信子的故事,而我的故事呢,不知何人来读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