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啊,像偶妈一样生活吧





(十)不好意思,打扰了

       紫色是浪漫和高贵的象征吗?还记得初见时我最爱的那抹谈紫色,轻轻地飘进了我的心房,经久不去。正如,每次记忆中想起了你的身影,淡淡的、朦朦胧胧的,我轻轻碰触,抚摸到你的温柔,停在我的手心,那种难以言会的甜蜜。

    

      蜜月的最后一天,南宫英带着松静来到了海边,因为两人都认为海边的夕阳才是最有韵味的。

温软的沙子俏皮地从松静的指缝间溜过,一路上都是两人深深浅浅的脚印,只见潮水袭来,一切又消失殆尽,只剩下相携的两人的身影。

    “真的好美啊”,落日西斜,别有一番余韵,松静不禁赞叹眼前美景。

    “是啊,好美”,你在看风景,别人却在看你,正如此刻,在南宫英的眼中,松静胜于一切美景。

    “是吧,美吧”,眼前的风景大概已经让松静沉浸。

    “nei”,南宫英的声音透着慵懒。

    “哎,干嘛有气无力,不是陪我看……”,松静此刻对南宫英完全在看风景时毫不走心感到很不满,回,却只见南宫英一直痴迷地盯着自己,“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干嘛这样看着我?”

    “好美”,南宫英仍旧是一副痴迷地模样。

     “哎,你……”,本想斥责一番,可是突然想到什么,松静感到自己的双颊有些温热,但嘴上却始终不饶人,“不是陪我看风景嘛,这是干什么?”说到最后,松静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是在看风景啊”,南宫英这次并没有用戏谑的语言回答松静,反而是双眼开始聚焦一来,直直看着松静的眼睛,“你就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风景!”

       南宫英一本正经的话让松静的双颊更加红热,只得不看他,娇嗔道,“真是的,没个正行,也不怕人听见了笑话。”

    “那又怎么样啊,我夸自己老婆还要听从别人的意见吗”,南宫英大概觉得松静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害羞,不过自己也正是喜欢松静这里,想到这里南宫英随即又露出他那标准的英式笑容。

    “真是的”,松静也不再去理南宫英,迈开步子行走在沙滩上。

      南宫英看松静这样笑了笑也不再去逗她,“老婆,你在前面跑,我来追你,像电影里那样,怎么样啊?”

   “不要,又不是小孩子”,不过,松静忘了南宫英可一直是个孩子般的性格呢!

   “你不跑,我可要惩罚你”,南宫英淡淡的说到。

   “好像我会怕你似的”,松静白了南宫英一眼。

   “好啊”,南宫英正色,向前走了一步贴近松静,伸手将松静搂进了怀里,手越来越紧,南宫英的脸离松静也越来越近。

   “mo ya”,松静在愣了一番后立即推开了南宫英。

   “不是说了嘛,惩罚”,说着,又要伸出手去搂住松静。

   “好了好了,那我跑好咯”,松静可不想南宫英在这里放肆着,也不禁想着真是越来越拿南宫英没办法了。

   “好,那我数‘一二三’你就跑,然后我来追”,南宫英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不过,被我追上了,我还是会惩罚你哟!”

   “那,我要换一个惩罚方式”,松静仍旧反抗着。

   “好”,可是,“到时候你逃的了吗”,南宫英嘀咕着。

   “开始吧”,松静已做好了起跑的姿势。

   “嗯,一……”,南宫英的“一”刚出口,就只见松静已迈步向前跑去,“哎。老婆,你这是耍赖皮呀,等着吧,我一定追上你!”

      近看,松静肆意地在沙滩上奔跑着,海风阵阵袭来,吹散了松静微微盘丝的发丝,缕缕青丝缠绕在松静的脸庞,似抚摸,似挑逗,可又增添了几分妩媚。让人不禁多看这个女人几眼。

      远观,海天一色,朱阳西斜,金滩逶迤,一袭白衣白裙的女人在就那样肆意奔跑,海水时而抚摸女人的脚腕时而亲吻女人的脚丫,好不惬意。

      就这样天人合一的画面在一声“咔嚓”声中定格在了一部相机上。

    “哈哈,追到你了吧”,南宫英抓住松静的手,笑着搂住了松静,松静也笑着,如少女般羞涩而开朗。

    “老婆,你不光是排球选手,不会还是长跑选手吧,看,你跑了多远了”,南宫英指着后面被海水断断续续洗刷干净的脚印说到。

    “切,那是你跑太慢了,才追不上我的”,松静嗔怪着。

    “就算我输了,你还是要受惩罚的喔”,南宫英并不计较松静的话题,只是想着要“惩罚”松静。

    “那,怎么惩罚”,一番嬉闹后松静的心情很好,也不计较惩罚什么的了。

    “嗯,就是……”,南宫英微微眯着眼睛似乎在思考,可是,搂住松静双肩的手越却来越近。

    “不好意思,打扰了”,南宫英的计谋被这个声音打破,不快地皱着眉头寻着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三四十岁的成熟男人,水蓝的衬衣,微卷的库管,手拿一部相机,微微向松静投来笑意,浓眉大眼下,笑容异常阳光。

    “你是……”,南宫英看着这个男人,不光是被打破计划而不快,更是觉得对这个男人有着莫名的敌意。

      夕阳也只剩余晖,海边也渐渐安静黑寂下来,三人并立,海水不住地拍打着,却听不出是某人的愤怒还是某人的欣喜。


      每个人的浪漫,都别有一般滋味,可是,那却并不属于我,在我淡紫色的心灵中,我只感受到了孤寂,没有温暖的双手,缺乏宽阔的怀抱,我的净土中,那方浪漫,在哪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