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差个帆咯

本觉得秋天是一个哀凄的季节,只是不知是因为处于这么一个浪漫的城市亦或是因为身边有了最重要的人,今年的秋季唯觉无半点寒意······

明家一家人来到巴黎已经小半年了,战事平息过后,放下了心中的牵挂,了然一心,只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只愿陪伴着心中的唯一,在一片属于他们的家园里,各自与幸福追逐着。

萧瑟的寒气被清晨的几缕阳光驱散开去,似雏菊般鲜明的阳光闯进屋子里,小心翼翼地在木地板上跳跃着,但不经意间还是惊扰了偌大席梦思床上缱绻的一对人儿。

明镜的眼眸微微颤动着,卷而长的睫毛扑打在眼睑甚是好看,缓缓打开眼睛,水盈盈的眸子大概是因为被惊扰了好梦露着几许令人怜惜的意味,待完全适应了眼前跳动着的光亮,朝着光源看去,绛紫色的窗帘缝里透出来的阳光告诉明镜现在一定不早了,明镜的嘴角不自觉就勾起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弧度。

微微扬了扬下巴,看着自己身旁的人,眼睛紧紧闭着似还在与周公相会,明镜不禁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来。眉毛浓厚黑重,眼睛紧闭着但因着整齐的睫毛可以想象眼睛也必是好看极了的,坚挺的鼻梁嵌在纤瘦的瓜子脸中竟有点睛之效,还有,此刻闭着的薄唇······

明镜忍不住缓缓抽出被身侧的人紧紧握住的手,细长的手指轻轻抚在人的薄唇上,明镜的大眼睛就那样忽闪忽闪地看着自己的手指逗留在薄唇上,久久舍不得离开。

“这样一大早上就来引诱我吗”,明诚被她弄得实在是忍耐不住,伸出手就牢牢钳住了还停留在自己唇上的纤纤玉手。

“哎,你······”,明镜不成想自己惊扰了他,此刻还让他抓住了自己刚刚那样偷看他,只觉得面上一红,就奋力想抽出被紧握着的手。

“怎么,引诱了我,还想就这样跑了”,明诚半是威胁地在她耳畔说着,挑起着的好看的眉毛里满是坏坏的笑意。

“那你还想怎么样,别闹了,也不看多晚了,赶快起来吧”,明镜仍旧是在挣扎着,空出的一只手也在使劲掰着那有力的手。

“我哪里有在闹,明明是阿镜你自己在闹的啊”,明诚故作无辜状说着,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她的手,但也不敢使劲生怕弄疼了她。

看着自己的一双手都么被他死死的桎梏着,明镜只得缴枪弃械,“那你想怎样啊?”

“嗯?首先给我一个早安吻吧”,明诚说着就把脸向她又靠近了她几分。

“那好吧”,明镜凑过去在他的脸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可以放开我了吧!”

“唉,还是让我来教你什么是真正的早安吻吧”,说着,明诚就把整个人与她贴合得毫无缝隙。

俯下身子使劲稳住了她的两片红唇,辗转碾压者,流连忘返,但是明诚似乎又觉得不够满足,舌尖轻叩着明镜紧闭的牙关,尤其是那两颗兔牙被舌尖挑逗得微微颤抖着,明镜终是招架不住,只得打开城门任由他偷香窃玉,灵活的长舌肆意游荡着,仔细地扫过每一个角落,生怕会漏了某一处而令自己遗憾终生,不留余地地细细吮吸着,满是琼浆玉液怎能轻易放过?

半晌,在明镜被吻得毫无气力只得拍打着明诚胸口时,他才不舍的放开了她。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早安吻,明太太学会了吗”,摩挲着她嘴角的朱砂痣,看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样子,明诚甚是得意。

明镜见他这样一副轻佻的样子,自知是争辩不过,白了他一眼,便掀开了被角准备下床。

“哎, 去哪啊”,明诚拉住她胳膊说着。

“起床!看不见吗”,明镜没好气地拂去了他的手。

“今天你一天都是我的了,所以我当然要问”,说着,明诚也坐了起来。

“我的一天怎么就是你的了啊”,明镜停住了在衣柜翻找着衣服的动作,转过头抱着手臂问道。

“刚刚的早安吻当然不够啊,你得赔偿我,难道不是吗”,明诚也走到了衣柜前,一本正经地说着。

“真是的”,明镜把手中的旗袍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头也不回地走向了盥洗室。

“怎么了嘛,我又没说错,若不是这几天你信期来了,我也不至于这样啊”,正在揉着肩膀的明诚委屈的小声嘀咕着。

蜿蜒的塞纳河静静地在巴黎这个浪漫的土地上蔓延着,勾连了一抹又一抹艳丽的风景,又同时书写着一个又一个迷人的故事。

“怎么样,漂亮吧”,明诚紧了紧明镜肩上的披肩,手也顺势停留在了她的肩上,就那样自然地拥着她,好不温暖。

“嗯,挺好的”,明镜靠在游轮的栏杆上,目光游离在远处,淡淡地说道。

“你不喜欢啊,那我们回去吧”,看着她这个样子,明诚的眉头蹙了起来。

“不,就是······”,明镜不想让他担心,但话到嘴边却又只得停了下来。

“怎么了,嗯?是不是······”,猜到了她的心思,明诚的心也揪了起来,扶住她的双肩看着那双眸子不由得心痛着。

“我没事”,明镜又何尝不是舍不得他担忧,手抚上他的眉头,似要把那纠结的眉头抚平,“其实都挺好的,就是,差一个帆!”

“嗯”,明诚有点云里雾里的模样也煞是可爱。

“这塞纳河很好,这游轮也很好啊,只是比起我们的黄浦江上船的就差了一个帆咯!”

“哈哈哈”,明诚被她的一番话逗得笑了起来,半天都没缓过劲来,扶着腰肆意地笑着,倒是引来不少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的注目。

“你笑什么笑啊”,明镜看他这样没来由的就恼了起来,瞪着他的眼睛只觉得吓人。

好一会儿,明诚才停了下来,走上了前握住了她的手,“那我出钱给这游轮加一个帆怎么样啊?”

“尽会逗我开心”,明镜又好气有好笑地看着他,“那成什么样子了啊?”

“可是,不是差一个帆吗”,见她笑了,明诚才满是笑意地轻轻楼住了她。

“那就让它差着吧”,靠在他的胸口,明镜觉得很好,很安心。

“真的?就让它差着吗”,抵着她的头发,明诚喃喃地说道。

“有你们在,就好了”,最重要的人都在自己身边,哪里不是家呢,明镜怎会不明白。

“嗯,我们会一直在的”,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几分,明诚只想把所有的温暖都给她。

其实,有你在,就已很好!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