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啊,像欧妈一样生活吧

(九)我喜欢咯

记得我曾经说过不敢应承你是因为难以相信,我用什么理由去说服自己,那样不足的我,是不是真的太与你有着差距,努力着控制着自己的心,可就在某一刻你还是在那个地方生了根、发了芽,是我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们之间的感情太过轻信,可是,有人说,爱过·,就是一辈子。

 

生鲜市场里,嘈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跃入人耳,好不热闹,讨价还价的声音,此刻也让人不那么生厌,甚至让人觉得原来这就是,生活呀!

“ajoxi,这个章鱼是什么时候捕的呀”,松静看着泡沫纸箱里生机肆意的章鱼,和善的向老板问道。

“nei,你看,这是这都是今天一早wuli儿子打回来的,绝对新鲜”,大叔指着面前各种海鲜面带自豪地对松静说道。

“nei,看着就有一种想买回家做料理的感觉呢!”,松静看着大叔脸上的笑容不禁感叹,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共同之处吧,“好的,那就要这两只章鱼吧!”

“等等,松静呀,你看都没看呢”,一旁被老虎鱼迷住的南宫英这个时候突然走了过来,拉着松静蹲了下来,“这选章鱼的学问可大着呢!”
    “nei?你知道”,松静不可置信地斜睨了南宫英一眼。

“看啊,这选章鱼的时候啊,可以用手去挤着看章鱼的头,这样可以辨别是否有章鱼卵的”,说着,南宫英就势抓了一直章鱼个给松静演示着,“看,这只就可以明显地看到鱼卵很丰满···”

“这位sosenni真是行家呀”,一旁的大叔看着南宫英也不禁称赞到。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啦”,听到大叔的夸奖,南宫英不禁有些骄傲,此时标准的英式笑容表露了他的欣喜之情。

“那就要刚刚这位sosenni说的没有鱼卵的这两只吧”,虽然是觉得南宫英给自己的惊喜是越来越多,松静却是似乎要逗逗南宫英一样。

“nei?”,这次连卖鱼的大叔也觉得奇怪,可是仍替松静拿口袋装了两只章鱼,嘴里却嘀咕着,“这位samoni可真是怪人啊!”

“老婆,都说了这种才是有鱼卵的,你干嘛挑那种啊”,难道是由生气了吗,可是刚刚还好好的嘛!

“没什么,我喜欢啊”,松静云淡风轻地说道。

“这个女人,真是磨人的小妖精啊”,南宫英暗暗想到,不过,没生气就好,疑惑的眉头很快就被就被笑容取代,随即跟上准备离开的松静,左手很自然地落在松静的腰上,“老婆,我饿了,快回家给我煮饭吃吧。”

“nei,wuli老公”,松静忍不住终于嬉笑着说道。

夕阳在济州岛的土地上肆意挥洒着,而松静和南宫英就那样并肩和谐地穿行在阳光里,如此美景,令人注目,真谓是天人合一,可遇非可求啊!

 

曾经有人问过我,对你而言,孤独是什么?我不知道孤独是什么,像我这样永远一个人算不算孤独?以前害怕黑夜,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要一盏黄灯入睡。此刻,即使日日白昼,心却是漆黑一片,伸手,触碰不到一人...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