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啊,像欧妈一样生活吧

 

 

 

(八)老婆,我不管,你赔我?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各种情话都有属于每对恋人的幸福,而我习惯性地看着那些经久不衰的甜蜜在四周蔓延着,最好是在一方无人的净土里悄然生根发芽,那么,有一片绿荫,我相信,一定会是那逃不脱的你的园田。

 

    

    都说景物会随着人的心情而变化,而此时似乎看到了人的心情会控制着景物的美好呢!不然,窗前那一朵金达莱花怎会开得如此娇艳。

    清晨的阳光并不热烈,但她们还是挤破了落地窗的窗帘稀疏地停落在了那满是暧昧的床脚边,好不羞涩。

    轻抚着松静光滑而饱满的额头,呃,这里是那次多爱婚礼我偷偷亲过的地方吧,想到这里,南宫英的嘴角不自觉地弯起了好看的弧度,那挺拔的鼻子也让人不禁注目,似乎上天真的是从一开始就特别钟爱某些人,连那樱桃般的红唇都异常诱人,任是万般品尝,且尚觉不够,轻轻覆上,似有一股幽甜引人深入……

    “唔……”,本还在梦乡的松静不禁皱起了眉头,睁开眼,眼前放大的南宫英的脸却令松静有些惊慌,用力推开面前的人,看着周围的场景,忽然想到,原来这是自己和南宫英度蜜月的别墅……

    “哎一古,老婆,你干嘛啊,啊,疼死我了”,虽然领教过松静的排球手,可是好像还不知道松静的力气这么大呢!

    “呀”,看着坐在地上的南宫英,松静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你怎么坐在地上啊?”

    “什么,你这个人……”,明明是被你退下来的,结果还来问我,唉!“韩作家,老婆,你没事吧,可是你刚刚把我给推下来的啊,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啊,我?可是谁让你……”,想到刚才南宫英在自己的唇上肆意着,松静的脸都不由得红了起来。

    “那又怎么了,我亲自己的老婆吖,你怎么可以推我呢”,说着,还去揉了揉手臂。

    “我……好了,好了,是我不好,代表ni,你快上来吧,地上凉”,松静知道自己是争不过南宫英,也只好认输了。

    明白松静始终是关心自己的,南宫英却想逗一逗此时红着脸的松静。“好,要我起来也行,你答应我做几件事”。

    看着南宫英微露的坏笑,松静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好啊,那你不起来就算了,你喜欢地上就待着吧”,说完后,松静掀起被子躺下了。

    可是,过了一会,却没感觉到南宫英躺回自己身旁,难道是走了吗,松静轻轻起身,看到的却只有南宫英盯着自己的无辜的双眼。

   “好了,快上来吧”,松静实在是无奈。

    “不,除非你答应我做几件事”,南宫英此时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真是的,又不是孩子,还闹脾气呀”,可是,松静似乎忘了男人在喜欢的女人面前本来就是一个孩子呢!

    “不,老婆,我不管,你推我下来的,所以你赔我”,南宫英气呼呼地说到。

    “哎一古,知道了知道了,答应你就是了,代表ni”,松静掀起一角被子,示意南宫英好快到床上来。

    “我就知道我老婆最好了”,南宫英得意洋洋地坐在了松静身旁。

    “那,说吧,要我做什么啊”,看着孩子般的南宫英,松静也不计较,自己不就是喜欢他这颗孩子般纯净的心吗!

    “嗯,首先呢,叫我一声‘老公’”,想到刚刚松静叫了自己好几个“代表ni”,南宫英就觉得有点不高兴。

    “好,老公,nei?”,还真是孩子呢!

     “嗯,以后都要这样叫喔,知道了吗”,南宫英似乎终于在松静的这声“老公”中找到了归属感。“嗯,然后,你再亲我一下,补偿刚刚亲你的时候我没尽兴。”

    “这,一定要吗”,虽然已经是夫妻,可松静终究是保守的,还是很羞涩呢!

    “当然了,你刚答应我的,又反悔吗”,唉,又不是第一次亲热,松静真是的,看来真是要好好调教调教了呀!

    “那,好吧”,谁让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呢!

     不过,说是亲也没说亲哪里吧,松静直接就要去亲南宫英的脸颊,可是,南宫英何时会这样轻易就放过松静的,一转头,刚好吻上了松静的诱人红唇,舌尖交错间,柔情四溅。

    良久,南宫英松开了呼吸急促的松静,“真是的,竟然耍赖,都做了,够了吧”,松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本来只是想逗一逗松静的,可是此时害羞着低着头的松静媚眼间都满是风情,又加上松静松垮的睡衣领口间露出的诱人的星星点点的红色斑点,南宫英只觉得口干舌燥,“不够”,已经沙哑的声音带着暧昧的味道飘向松静的耳畔,语毕,南宫英大手一挥,松静已在身下,不管惊慌中满是小女人般害羞的松静,南宫英慢慢地俯下了身去……

    (此处省略一万字,请自行想象(╯▽╰))

 

    

    以前,太过年少,不懂爱情,只是痴狂了青春,待我懂得爱情以后,才发现她是那样弥足珍贵,我,触不到,任她飘散,在远处生了根,她找到了她的家,而我,如今,尚在红尘零落,不善相思,只是,那相思的人儿,你在何处,竟这般让我苦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