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呀,像欧妈一样生活吧

 


 

 

(七)你是我的幸福

    不管多复杂的ta遇到唯一的一个ta,就会便为零。这是数学家们选出来的最美的公式。当我听到这的时候,是感动还是心动我却并不知道。可是,我想那些把婚姻视为圣物的信徒们一定可以感受到她的美好。

 

    不是没有结过婚,可是对松静来说,这场婚礼太不真实。不,是从一开始和南宫英相遇,到被那样优秀的她喜欢上平庸的自己,就是那样的不真是吗?此时在分往济州岛飞机的路上的松静已沉浸在往昔的回忆中···

    而对于南宫英来说,此刻被自己紧紧握在手中的那只柔荑是那样令他沉迷,真是感谢奇妙的缘分啊,本来可能平生都不会相遇的两人竟然在对方的生命中搅起了那么多的波澜,想到当初两人相遇时的笑料百出,南宫英不自觉地在飞机上肆意地笑出了声来···

   “你在傻笑什么呢”,看着痴痴的南宫英松静不禁问了出来。

   “啊?没什么。”南宫英支吾着,又突然反应过来,“我这是幸福的笑。还有,松静啊,我现在可是你老公啊,怎么能这样对老公说话呢?”

   “mo,什么老公啊?这么多人,真实的”,南宫英的口不择言一直都令松静头痛着。

   “当然是老公了,松静,我们可刚刚结完婚呢!Oumoni abuji和家人们都见证着呢,这么快就忘了吗,我还亲了你呢,也忘了吗,那我再重演一边吧”,说着,就要朝松静靠过去。

   “呀”,松静迅速用手将近在咫尺的南宫英抵在胸前,这个人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什么事都做得出,竟然在这么多人的飞机上就要···这真是让一向害羞的松静红透了双颊。

   “怎么了,不是想不起来了吗,我帮你呀”,南宫英依然部放开松静。

   “好了,好了,记得记得,可以了吧”,松静并不想成为整个飞机的焦点,只好作罢。

   “那,我到底是不是你老公啊,嗯”,南宫英依旧有点生气的模样。

   “nei nei nei,是的,可以了吧,你快放开我呀,这么多人呢”,松静就快抵不住南宫英的重量了。

   “是什么啊”,南宫英假装生气的样子此时真是可爱呢!

   “是,是···”,尽管已经是当着大家的面行过礼,成为真正的夫妻,松静还是说不出。

   “韩作家,松静呀,老婆···”,南宫英居然为了听松静的一句老婆撒起了娇。

   “哎一古,真实的”,松静已经感受到有几个人朝自己投来了奇怪的目光,“嗯,你是我老公,够了吧!”

   “哈哈,当然了,你可是我南宫英的女人呢,松静,啊,不对,老婆”,说完,南宫英终是一亲芳泽,在松静的红唇上蜻蜓点水般啄过。

   “omo,你干嘛呀!这么多人呢”,松静不哈意思地捂住了自己通红的脸颊。

   “怎么了,我这是在亲自己的老婆呢”,南宫英时时刻刻都不忘宣示着自己的主权,“再说了,你看,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爱人都爱不及呢,哪有时间看我们啊!”

的确,松静望去,身边的情侣们不是在嬉笑打闹着,就是相互依偎着,四处似乎都散发着甜蜜。看着那些幸福的人,松静的笑靥毫不吝啬地展现了。

   “我老婆笑起来真是好美呢”,确实,这个年纪的松静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足以令人称赞。

   “真实的···”,松静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感到万分甜蜜。

    南宫英知道身边的人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了,沉静在幸福里的南宫英嘴角都快挂到耳朵上去了,紧握住了松静的手,安心的享受着只属于二人的唯一的美好。

    松静也不再羞涩,心想,这大概就是韩松静和南宫英的小幸福吧!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向往的美好爱情,可是,什么时候,我把他弄丢了呢!他再也不会找我了呢!或许一切没有我想的那么重要,至少,他的世界里,我不是!尽管我艳羡着他的她,可他,终究回不来,他,还只是她的他!

 

评论(1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