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呀像欧妈一样生活吧

 

(六)只是想给你最好的

我不怕天涯,不怕海角,只是害怕近在咫尺,你却看不见我的心。我要感谢上苍,在我们年华即将老去的岁月里,你悄悄进了我的心,而我也恰好在那个一笑回眸的瞬间把你记在了我们的时光里。

 

雪白的纱裙下包裹着的是一颗雀跃的心,遍地的花瓣诉说着关于恋人的甜蜜,满面红光的宾客那话语全是道不尽的祝福。终于踏着音乐的拍子,新人们踏上了那条通往幸福的神圣之路。

“徐仁宇xi,你愿意娶李素利xi为妻吗?无论她将来贫穷或者富贵、疾病或者健康?”

“nei,我愿意。”

“李素利xi,你愿意嫁给徐仁宇xi吗?无论他将来贫穷或者富贵、疾病或者健康?”

“nei,我愿意。”

     忘了什么时候南宫英在见证着这对新人的幸福的同时已经紧紧握住了一旁松静的右手。

“呀,叔叔,你什么时候和韩作家结婚啊?你看,终究还是让仁宇抢在前面了”,看着一点也不着急的南宫英,信爱真是觉得自己真是为南宫英操碎了心。

本来感受着喜悦与甜蜜的松静也被信爱的这个问题抽去了思绪,南宫英明明对自己很好可是却一直没见他和自己商量结婚的事,松静的心似乎沉了一下。

   “哎一古,嫂子,你这是两个儿子都安排好了现在要来安排我了吗”,南宫英戏谑的话里却没有丝毫想回答问题的意味,只是爽朗的笑声却令松静的笑容越来越没了韵味。

“松静,怎么了,干嘛一路都不说话啊?”南宫英对参加完婚礼之后情绪反而低了很多的松静却不太理解。

“ani,没有啊,我只是在想想事而已”,不想被南宫英看透了心思,松静并没有转头看南宫英而只是朝着车窗淡淡地答道。

“但是你明明就是有事的样子啊?松静啊,你知道吗?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南宫英抛出了自己坦坦白白的话语。

松静并没有接下南宫英的话,只是调转了头呆呆地看着南宫英。

一个急刹车让两人都保持着向前倾倒的姿势,无话的氛围令两人都有些烦躁。

南宫英扯了扯衣领,“我只是想给你最好的!”

   “nei?”,松静被南宫英的话搞的有点晕头转向了。

   “不是在想嫂子刚刚的话吗?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还不提结婚的事吗”,南宫英的目光何时变得那样炽热。

可是松静的脸却迅速升温了,“这算什么啊,自己这是求婚还是逼婚啊?”,只好低下了头避开那两道随时看穿自己内心的目光。

可是南宫英就那样赤裸裸地盯着松静,似乎一定要亲耳听到她回答自己的话。

   “是的,我想知道”,松静不知被哪里来的勇气冲撞了一下,竟抛弃了往日的羞涩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想知道什么啊”,竟然松静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南宫英索性就问到底借此好好来调戏一下松静。

本来脸就红了,现在松静的脸完全是一片酡红了,似喝了酒般迷人。听到南宫英这样的话松静更不好意思了,只伸手准备去打开车门,正准备伸出脚南宫英却抓住了松静的胳膊狠狠地将松静带到了自己的怀里。

   “wuli松静,真是可爱呢!这么着急要嫁给我吗”,南宫英默默地感受着怀中松静的馨香。

   “说什么呢”,松静在南宫英的怀里挣扎着,可在南宫英怀里却完全是欲拒还迎。

   “松静啊,我只是想给你最好的,我要你做最幸福的南宫英的妻子”,没有了昔日的调皮,话语里只剩下满满的柔情。

松静不再挣扎,依偎在南宫英的怀里,感受着此刻只属于自己的温暖,良久,松静说了句,“只要有你在,我就是你南宫英代表最幸福的妻子!”

午后的太阳失去了霸道的力量,只有星星点点的阳光穿透了树荫照在了停靠在路边的车上,尽管车外的温度已有些肃凉,可车内此刻确实急剧升着温。

  

最羡慕的是那些上帝的宠儿,姣好的美貌不够,竟还拥有了迷人的身材。是不是还有人和我一样成为了上帝的弃子,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苦苦挣扎着。纵是不敢相信那是命运的安排,可是,为何却迟迟等不到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