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同人)女儿呀,像欧妈一样生活吧


 

 

 

(三)现在,我想依靠着你

    与其说每个女子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我更愿意认为每个女子都是一抹独一无二的色彩,任你技法再高也调和不出那抹属于她的世界。

 

雨后的天空里都充盈着微风的气息,雨水洗刷过的柏油公路上,一辆锃黑的轿车平稳地行驶着,但却没人知道里面坐着何人又将驶向何处。

“代表ni,那个,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呀”,松静的本是好奇的语气里却夹杂了烦躁。

“松静啊,你都问了几遍了啊”,正在专心开车的南宫英突然转头认真看向身边的人儿,“韩作家,我呢,是要负责好好带你约会的,你呢,就好好享受吧,嗯!”

“可是,代表ni,我问了你一路你都没告诉我,我不是好奇嘛”,撅着小嘴生闷气的女人煞是可爱。

“哈哈”,看着松静这副模样南宫英有些心软了,可似乎想到什么,南宫英将空出的右手覆盖在松静的左手上,“现在好好睡一觉吧,嗯?至于去哪到了就知道了啊!”

见南宫英始终闭口不言,再加上一早就被他吵起说要约会,松静确实觉得阵阵困意袭来,莞然笑曰,“那我睡一小会,代表ni,辛苦了啊!”

“呵呵”,南宫英握住松静的手紧了紧,“有你在身边,一点都不辛苦。”

轻缓的音乐,甜美的睡颜,一路的暖意下,南宫英带着心爱的人到达了约会地点。

“松……”,本想叫醒松静的南宫英一时被松静恬静的模样摄了心魂。

俯首,暗暗幽香悄然窜入鼻息,轻嗅,眉眼如画蓦地直闯心扉。

一时看着松静入迷的南宫英不禁迷离,双唇的召唤是心底的呐喊,唇齿交错,暗潮涌动,似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无意间绽放在薄唇上,令人忘返。

“唔。。。”,睡梦中的松静似被惊醒般,猛然打开双眸却只见南宫英的脸紧紧贴着自己。迅速用手去推眼前那个沉醉的人,可是狭小的空间下那容得松静使力。

本只想趁松静睡着轻啄一下,不成想弄醒了松静,加上此刻南宫英越发觉得松静是那般美好,一时舍不得放开了。

挣扎间,不知是谁的舌尖轻触了对方,但却带来了火花四溅的激烈。南宫英哪里经得起松静如此的曼妙,尝试着轻轻吮吸着松静的诱人薄唇,啃咬交杂,倏忽间灵舌已溜进了松静的舌腔,似挑逗般轻轻缠绕上松静的舌尖,若有若无的触感加剧了南宫英的攻势,不由得松静反应,南宫英已由轻触挑逗转变为肆意游走,蜜液纠缠却依然不能满足,用力吮吸似乎不想留下任何一丝甜美。

良久,抽离着灵舌,临走前却不忘微微间舔舐一下松静的唇角。

待一切结束,大口呼吸着狭小车厢内暧昧气息的松静双颊通红,一只手直抚着胸口,不甘般瞪着南宫英却又被他那深情而狡黠的笑容吓得不知该把眼神停在何处,只好转头看着窗外,余下的一只手来回搓着被压折的衣角。

“又要干什么”,还未回过神儿的松静眨眼间眼前又冒出那张脸来,生怕南宫英要做出什么更令人惊慌失措的举动,刚刚消散的红晕顷刻间又爬上了无瑕的脸蛋儿。

“mo”,看着发呆的松静南宫英只是想去为她解开安全带,却不成想这女人这么大反应,难道。。。“韩作家,你想哪去了?”

是啊,自己。。。松静更加不好意思了,可是嘴上却依旧不饶人,“我就是问你这都到了吧,你到底要带我干什么”,语毕转头不看南宫英,“这是已经到了吧,好了快下车吧。”说话间松静已打开了车门,迅速逃离了这狭小又充斥着暧昧气息的空间。

看着害羞的松静,南宫英笑得那样得意。

    江原道五台山国立公园内,星星闪闪的阳光洒落在十指相扣的两人身上,默然增添了一份浪漫的韵味,恍惚间,微湿的泥土上已留下了一长串密密的脚印。

“松静啊,看”,突然止步的南宫英兴奋地喊道。

顺着南宫英所指的方向,一片松林印入眼睑。

“mo,花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来这看这片松林”,松静的语气里夹杂着猜疑和不满。

可是,出乎意料,南宫英并没有给松静任何解释,而是固执地拉着松静走进了眼前的松林。

“松静啊,美吗”,南宫英携着松静停驻在了一棵松树前,嘴角轻扬,“我觉得它和你一样,好美,好美!”

“mo”,松静觉得那么多光鲜艳丽的花朵南宫英不拿来比作自己,却偏偏拿一棵死气沉沉的松树来比作自己,真是觉得好气又好笑。

“松静,你不觉得这松树和你很像吗”,南宫英与松静四目对视,“这些松树一年四季都是那样挺立,努力着向上生长,韩作家不也是一直这样努力地生活的吗?对了,知道为什么你新书的封面不是你而是松树吗?当时我告诉多仁,你像松树,不是韩松静,而是一棵松树,一个人默默的站着,战胜风雨,一年四季,不变的爱着孩子们。所以用了最像韩作家的松树的照片。”

“那么了解我吗”,眼泪已在眼眶徘徊了几圈可松静硬是不让它落下。

“nei”,拉起松静随意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摩挲间,松静的一双手已被南宫英包裹,“所以,现在,韩作家,你可以不必再向这松树那样坚强了。”

“nei”,松静回以南宫英一个如花的笑靥,“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我必须坚强,无惧雨雪,抛掉杂枝乱叶,一味向上生长,只求获取更多充足的阳光,所以我不会喊累停歇。但现在,代表ni,你一直在我身边,所以,韩松静想要永远依靠着你!”

悄然埋首,泪水始终没有落下,何必再让他心疼。

佳人入怀,此刻,便是江山在握,也独恋这抹妖娆。

 

何时,谁交了谁的心于谁,谁且承了谁的诺于谁。当初说好携我一起前行,最终也敌不过分隔的荆棘。不知幻想了多少遍你我未来的甜蜜,你许我恩爱,我伴你红尘,不离,不齐。曾想是谁丢了初心,竟赠与我这般折磨。居然不能陪我共走那一路纤尘,到底又为何,要来扰乱我那一池平静的心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