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玉阳】玉阳乱弹

上课太无聊了,来随便写点脑洞玩玩^O^


名字  十三月暖(呃,我也不造该叫神马,就这个吧)


长公主府



梅花树下


又是一年隆冬,晴朗的日子反而没了秋天的逸致,莅阳亭亭于廊檐下,看着这暖阳心里却生出几分惆怅。 虽说这院子里的梅花都已红艳夺目,但缺少了雪花的沐浴,终究似乎是少了些许韵味!


  “殿下,这天气怕是不会迎来冬雪的,外面风大,您还是进屋去吧,莫要着了凉”,说话的是蔡嬷嬷,话语刚落莅阳手中便被递上了一个小暖炉。 


   “嗯”,莅阳的语气间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也未做回答,只是转身走进房间才知道她有把蔡嬷嬷的话听了进去。


    随着莅阳迈入里屋,“吱吖”一声外间的门也被关了上。下人们都知莅阳向来体弱,这冬日的寒风可不能让公主又抱恙。


    夜色悄悄倾占了整个长公主府,寒夜里,悄然安寂,只听得见呼呼的风声在哼着无名的曲调。


   “殿下,下雪了”,一个着水蓝衣裙的丫鬟匆匆进入莅阳的寝殿,说话的语气也满是急促和欣喜。 


   “没规没矩,如此慌张成何体统”,侍立在正在梳妆的莅阳身侧的蔡嬷嬷见小丫头如此,忍不住斥责。               芷儿听到训斥,不禁低下头来,眼里的光芒我渐渐黯淡了几分。


   “嬷嬷训斥她作甚”,虽是斥责,但莅阳的语气甚是平和,竟听不出半分的不快。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粉黛未施,但仍可见凝脂细肤,虽已有年岁,但五官精巧仍可称得上是眉眼如画。因是在长公主府内,便未如往日在侯府般梳起了妇人髻,如瀑的青丝只是稍微用玉簪轻轻束缚了一部分,余下的发丝就那样安然地躺在莅阳纤弱的脊背上。


   “芷儿,这个赏你了”,莅阳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首饰盒中拿过一枚祖母绿的戒子,微带笑意赏给了小丫头。


   “谢过长公主殿下”,本还战战兢兢的芷儿看着今日自家公主心情似乎很不错,便谢了恩万般欣喜下接过了赏赐。因是长公主府内的丫鬟,见过的莅阳虽是冷淡但还是很体贴下人,平日里的赏赐也自是不少,但今日长公主不但给了赏赐心情也似不错,芷儿见自己公主开心自是觉得比得了赏赐还要高兴。


   “准备用早膳吧”,莅阳整理了下衣襟站了起来,又对着丫头说道,“待会去赏雪!”


    听到吩咐的吓人们立马动了起来,一部分去伺候莅阳用膳,一部分去准备莅阳的披风和暖炉之类的物什了,因着人群的走动,整个长公主府似乎都生气了起来!


    满树的梅花都被白色的雪包裹着,似是温婉缠绵的恋人,但火红的花朵又挣脱了束缚想要一展风姿,于是,白色的雪中隐约可怜多多红梅,好不娇媚。


    莅阳本是身着一袭罗兰色的裙装,但因着了月白的披风,此时,整个人似与这无边的雪景相融,若不是可见乌黑的青丝,真是找寻不到佳人儿。


   天地一色,白净安逸,莅阳无声地立于梅树之下,恬淡异常,似仙如画,整个人又盯着点点红梅,竟连何时飘起了雪都是浑然不觉。


   “怎地连伞都不撑一把”,谢侯爷刚进莅阳居住的院子便见了一副美人赏雪图,看着莅阳只身立于雪中,竟有恍如隔世之感,本不忍打扰,但又见雪花飘散,生怕莅阳受寒,赶忙取了一把雨伞,落于莅阳头顶。


    本看着梅花出了神的莅阳,被这声音惊扰,又见头顶蓦地出现的纸伞,稍稍转身,便见到不知何时立于自己身旁的谢侯爷,看着自己的眼神含了几分怒意但更多的是怜爱。


   “夫君来了”,莅阳走进了侯爷几分,小小的纸伞到时能为两人遮挡风雪,“夫君还嗔怪莅阳,您这身上不也全是雪花”,说着,不管侯爷接不接就把小暖炉塞给了他,又踮起脚尖拂去了侯爷头顶和肩上的尚未消融的雪花。


   “我一个大男人,这点风雪算什么,到是夫人,莫要受了寒气”,侯爷自是不忍莅阳受冻,说着就要把暖炉递还给莅阳。 


    莅阳却是没接,反而用自己的芊芊玉手覆盖上了捧着暖炉的侯爷的手上一只手又是握住了侯爷撑着伞的右手上,沁人的点点寒意从侯爷的双手传到莅阳的每一寸肌肤,但莅阳还是未曾放开。


   “莅阳,为夫手凉,别冻着你了”,侯爷虽是愿意享受莅阳给自己的温存,但又不愿莅阳冻着,下意识就要缩回双手。


   “无碍”,莅阳却赶在侯爷缩回手之前用了些力抓住了自家丈夫的手,看着丈夫眼里的欣喜与担忧,笑着说道,“夫君的手很快就暖起来了,到是莅阳,捧着暖炉手也不见热气”,忽地又半开玩笑的说着,“妾身这是在拿夫君取暖呢!”


    侯爷见莅阳这般娇俏,自是看傻了眼,又见莅阳虽未施粉黛,但清丽可人,一头青丝倾泻而下,虽不比妙龄少女,却别有韵致,教人心动不已,一时间,呆看着自家夫人,竟是傻了起来。


    莅阳见自家夫君如此盯着自己,脸上不禁浮出点点红晕,但却未避开侯爷的目光,反到打趣着自家夫君“莫不是,几日不见,夫君不认识莅阳了么?”


   “莅阳,你真漂亮”,说话间,手是已经抚上了莅阳那不知因在雪中站了许久而看似微红还是娇羞而红的脸颊。目光也甚是痴缠。


    “莅阳都几岁了,夫君还这样打趣莅阳吗”,莅阳虽是娇羞可也未曾推开侯爷的手,只是说话间双眸里满是嗔怪。


    莅阳的嗔怪在侯爷看来却满是娇媚,心底自是想多看几眼,但到底是心疼爱妻,置于莅阳脸颊的手似依恋般缓缓滑倒莅阳的肩头,微微揽住莅阳瘦削的肩膀,“进屋里去吧,你在这站了许久,莫冻坏了!”


    “莅阳哪里就这般娇弱了,夫君再陪莅阳看会雪吧”,说着,就将侯爷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执于了手中,十指相扣间,一股暖流在两人的心尖荡漾着。


    见莅阳如此,侯爷也未多说什么,只是将莅阳披肩的丝带更系禁了些,又将莅阳耳侧被风吹乱的发丝温柔地别到了耳后,紧紧与莅阳十指相扣,独享两人之间的甜蜜。


    这时间最美的事大概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此刻,莅阳和侯爷,任天地飘雪,我只执一柄纸伞,为你遮风,虽年岁已高,执卿柔荑温软,我不觉劳累,依如年华犹握!


☞☞☞其实我并不想写成这个样子的啊,只是想写成逗比文的,唉,看来,真是没有写逗比文的天赋!呜呜呜~~~


边写我自己也在想啊,这大概是赤焰案后,侯爷死里逃生了吧,因为我自己更喜欢中年夫妇那种温温暖暖的感觉,所以不想写年轻的感情吧!


玉阳官配好^O^^O^^O^


我大概真的是无聊了(好了,准备上课吧)☜☜☜


   


评论(22)

热度(51)

  1. vhalissas ❁緦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