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最爱万人齐着眼,看侬亲手挽郎行

最爱万人齐着眼,看侬亲手挽郎行——[贰]


如阿欣所说,这间房子分明是被整理过,可这几日四处问询,别说是他,都不曾有人见过谁来这里,颓唐的坐回沙发,又不由得升起几分怒意,“冇畀我搵到你!”

“大婶!看路啊!”
“小心!”
一把被人拽走,令小姐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已尽是焦躁的声音,“太太,你没事吧?”
看着呼啸而过的自行车,转头对上身旁的人,“我没事,多谢!”
“这个公园经常有人骑车锻炼的,走路都要小心点的……”
“我知道了,多谢你,姑娘!”
“别谢我,教练让我试试身手来着”,顺着小姑娘的手望去却是四下无人,“咦,教练又不等我!”
正想多谢几句人已经要走了,“我先走了,不然又黑着个脸,拜拜!”
也真是好有意思,笑着转身要走又突觉不对劲儿,想再寻,却不见人影,更是让人有心猜测……

“教练,你走慢点咯!”
……
“教练,刚那位太太你认识的?”
……
“之前你常去的屋子都被她住着了,嗯……关系匪浅……”
一记目光扫来,话未完,嘴已经闭上,“不问了,不问了……”

“奇怪,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回去……”

寻了一路,回到家已几近深夜,拖着疲累的身子上了床,不消片刻已迅速入睡,却始终不见眉心间暗藏的情绪消散。
悉悉索索间有人潜进了屋子,却是轻车熟路,可见不为顺手牵羊,反倒直接进入了令小姐的卧室。
还是当初那间房,她睡的是他曾躺过的地方,虽是几步实则沉重万分,以至于他站了半晌也不敢靠近她半步……
“身手差了很多啊,易先生”,刚转身打算走身后就传来了声音,既熟悉又陌生,慌乱到不知如何是好,也是,真是许久没听到她叫自己了,恍如隔世!
那愣住的背影分明是他,吞回了要落下的眼泪,许久才出声,语调已经冷静而平稳,“都来了,不转身看看我?”
是来看,终还是不敢看,脚似乎有千斤重,心里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要转身看看她还是没能动得了。
“好啊,你不想看看我”,说话间已经掀开被子站起身,迈开步子朝他走去,“我想看看你……”
身后的步子很轻,很慢,可见短短几步却走的不易,终究在那人快靠近时他出声止住了她,“别过来!”
忍了许久许久,听到他出声那刻还是忍不住了,到底无声的落了泪,从他一进屋心底就生发的丝丝酸涩此刻正在极速膨胀,似要逼的人窒息,“你声音怎么了?”
浓浓的鼻音,令小姐哭了?
脑海里突然闪现那日的场景,她哭得声嘶力竭得喊“停手”,如今她又为了自己哭?眉头皱了又皱,喉头紧了又紧,薄唇启了又启,半晌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不说话,她愈发担心,一把拽住他胳膊走到他面前,正愣神的他才被唤过来,抬起头已是四目相对,万千话语,相顾无言,只都红了眼眶……
迎着几缕月光,可以看见她的面容,较之从前,多了些平和,紧紧盯着自己的那双眼却分毫没有改变,犀利且深情,只是此刻泪光闪烁教人心疼,撇了头逃离她的注视,犹豫良久正要抬手去拭掉那触痛他心尖的泪,已被她捷足先登抬起了手……
也许因为屋子足够安静,以致巴掌落脸的声音分外入耳。
算不上疼,还是征了征,他对上她红的可怕的眼,“令……”,还没叫出口她早就紧紧环住了他,开始不止的抽抽嗒嗒,他已抬起的手这下彻底无处安置了,放下也不是,搂着也不好……

   

评论(4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