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最爱万人齐着眼,看侬亲手挽郎行——[壹]


   

    一方小楼,二三苗圃,四五至亲,回归园田后的令熊的生活也算是岁月静好了!
    “令小姐”,一家人说说笑笑间一道熟悉的声音闯了进来,令小姐笑着起身看去,迎来的是个大大的久别的拥抱,“阿欣,你回来了!”
    这两年,阿欣游走于四地,似乎完全找回了从前的自己,这次她正是刚从泰北回来,久不想见,自然是要团圆重聚,一时间整个院子里好一片温言笑语。
    “已经两年了,你还等?”
    “我知道阿杰还没死。”
    “其实这两年我们都没放弃过去打探,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可知世上有很多东西都可以是假的?他一定会回来!”
    远远就听见Kate和阿欣的对话,见阿欣如此坚定从容,令小姐已波澜不惊的心似乎不经意掠过一丝涟漪,“没错,人总要有希望”,不自觉笑了笑,“我跟你一样,永不放弃!”
    都不知是在说阿杰的事还是其他……

  
    泪水和喜悦过后小两口才有机会说说体己话,忽然阿欣就想起了那件事。
    “阿杰,菁桐那个房子是你一直在收拾吗?”
    “菁桐的房子?怎么突然提起那儿?”
    “这次我回来的时候突然想去看看,没想到里面干干净净,似乎一直有人打扫。你去看过?”
    “我没有啊……是不是那家的人回来了?”
    “不是!……”
    “那……”
    阿欣突然从阿杰怀里起身,打断了阿杰没说的话,“我去找令小姐!”
    “不行!都不知道是不是”,看阿欣这样,阿杰也反应了过来,“这两年我也找过,真的没消息!”
    “可是……”,阿欣摇了摇头,还是慌乱的出了门,“必须告诉令小姐!”
    见人已没了踪影,阿杰无奈的叹了叹气,何尝不希望是他……

    “令小姐……”,阿欣急促的步伐已经踏入了令小姐的房间。
    很少见阿欣这么慌忙,甚至忘了敲门,笑着放下手中的杯子,“什么事啊,阿欣?”
   “我……”,看着眼前的令小姐,阿欣却又不知该怎样开口,瞥了眼梳妆台上的安眠药,阿欣皱了皱眉,复定了定神,“令小姐,我想跟你说说菁桐的事……”
    菁桐?好久没听人提哪里,也好久没听人提起他,征了片刻才恢复神色,“菁桐怎么了?”
    “菁桐的房子一直有人打扫”,知道令小姐是聪明人,多余的话阿欣也不必说。
    闻言抬眼看了看阿欣,不可置信的皱起了眉头,“你是说是……是……是他?!”
    坚定的点了点头,一口气道出心中所想,“我问过阿杰不是他,那还有谁会去打扫那里?我等了好久都没见人再来,分明是避着我,所以……是他!”
   “是他!”
    只两个字就颤抖得吓人,可是又溢出来几分坚定与喜悦,看着令小姐微红的眼眶,阿欣鼻子一酸,扶住令小姐的手臂,“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菁桐!”
    抬头看着阿欣闭着眼摇了摇头,嘴角却多了条弧度,“不,我一个人去!”
   “好”,扶着令小姐的手臂久久没有松开,似乎这样就可以注入无穷的力量给她……
   
  
   
   
   
  

    

评论(2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