緦可

任世间万点繁华,未及你唇角一粒朱砂痣……

不想讲“再见”
——令易27集拾遗漏

ps:大概是被监制的“令小姐,再见”的视频刺激到了,再加上27集里的“四天四夜”(令小姐昏迷的两天+kent他们去搜集证据的四十八小时),还有这集易先生笑得实在太甜太甜太甜了,所以总觉得要写点什么。
    一切都是胡思乱想的balabala,如有雷同纯属缘分~

   

  

    有时静是一种美好,有时太静也会让人想要窒息,但万籁俱寂中易先生是可以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令小姐的平稳的呼吸的,对他来说,蓦地安心。
    顺着易先生一动不动的目光可以看到正皱着眉头的令小姐。易先生很难得有机会可以这样静静看着近在咫尺的令小姐。平时见惯的都是独当一面的令小姐,亦或是对家人宽容仁慈的令小姐,或者是偶尔会看到皱眉落泪的令小姐,就算是刀枪之险下护着她却也都是与她有着既定的距离的,而此刻易先生伸手就可以碰到令小姐这样的情景自Kent长大后还真是第一次。真的,好久了。久到易先生搜罗着自己的记忆只能想到菁桐那晚。 只是今日与那晚相比,倒下的人由自己变成了令小姐了。
    不过……那晚令小姐一定也很担心自己吧?
    想到此,易先生的嘴角不自觉的就勾了起来,以至于令小姐一睁眼就看到的是紧皱眉头却又分明嘴带笑意的易先生。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易先生?”,也许是昏睡太久令小姐的声音异常微弱,不过还是唤醒了微微走神的易先生。
   “令小姐,你醒了”,久不开口易先生的声音也有些嘶哑,却也掩盖不住几分欣喜和激动。
    见他这样反应令小姐便勾起了几分笑容,“预料之中的事而已,不过易先生的演技都可以拿影帝了哦……”
   “令小姐一向这么幽默”,还可以打趣自己看来是没大碍了,易先生也放心的迎合这份打趣被逗得笑了笑,“我买了粥,去拿来给你。”
    “多谢”,大概药效还没完全过令小姐全身都还酸软着,想坐起来靠一下都不太有力气。
    刚端着粥进来的易先生看到微撑着身子的令小姐,心下已经了然,放下粥就扶起她靠坐在床头。
   “嗯……好香的鱼片粥”,看着被搁置在一旁的粥令小姐笑着看向易先生,“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了呢?”
    易先生却笑而不答,只端过桌旁的粥抬手喂她,“虽然不及标叔的手艺,但也还不错。”
    令小姐也确实没有力气,看了他一眼笑着就他的手吃了口粥,大是惊讶,“还是热的?”
   “令小姐刚醒当然要吃热粥”,易先生笑着顿了下,“这里可没有威士忌……”
   易先生既然不答,令小姐也不再问,因为,一切她都明白。
   “阿杰和Kent他们怎么样了”,昏迷时脑子里胡乱闪过的画面让令小姐实在无法安心。
   “大家都没事,你放心”,易先生看着还皱眉眉头的令小姐,笑着宽慰,“梦里都和现实相反,所以令小姐都更应该放心呐!”
    听到这话,令小姐的心忽然漏了一拍,他对自己竟然了解到如此地步。
    看她看着微微惊讶的看着自己,以为是多说了什么,故作平静的笑笑,“我都只是看你昏迷着还皱着眉头。”
    “你一直守在这儿?”,微微抬了眼看着他。
    易先生头也不抬的依旧认真给她喂着粥,“我是令小姐的私人保镖来着嘛!”
    此刻,令小姐脸上才多了分笑意,“他们真的没事?”
   “令小姐,你不信我啊?”,半开玩笑似的语气,却又悄然承载了满满的期待。
    他问的无意可她却答得认真,“我自然信你!易先生……”
    易先生向来喜不行于色,可这会儿只在令小姐面前却完全隐藏不住了。
   “看来令小姐胃口不错”,语气间都是溢出来的笑容。
    大概是难得见易先生这样开心,令小姐也无意间被感染着,“一醒来就有人伺候吃粥心情好咯~”
    拿过纸巾给令小姐擦了擦嘴角,易先生才坐回了原本该在的位置。
   “易先生好像觉得我很凶啊”,令小姐皱了皱眉,又半是期待的撇了他一眼。
    一直微笑着的易先生却没觉得自己哪里有做错,“令小姐怎么这么说?”
    难道要令小姐再喊他坐过来?
    冇可能嘅!
    “没事”,只能故作轻松的笑了笑。
     易先生不解的点点头,“那令小姐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叫我”,说着就起身准备出门。
    “易先生!……”,叫住了他却又不知道讲什么,大概连令小姐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要走自己想都没想就出口叫住了他。
    停住步子的易先生回过头依旧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令小姐,“令小姐,还有事?”
   “没事啊……”,看了看他,又笑着开口,“易先生你不是我私人保镖吗,要去哪里?”
    “我就在外面,不打扰你休息”,易先生心底疑惑满满却是不言,只笑答。
    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令小姐才重新躺好,唇齿间一字一顿的蹦出:“你就在这里守着!”
    易先生点点头,四下无座就笑着坐回了床边,“那我就在这,令小姐安心休息吧!”
    果真是个木头!
    大概令小姐心里都忍不住念他几句,不过最终只是侧过头去小声道,“菁桐那晚我守了你一夜,好担心你顶不住……”
    她的话语中有几分哽咽,易先生都听出来了,柔声回着,“令小姐还没退休,我也没做好失业的打算!”
    侧身看了他一眼,沉默良久,“易先生……这次解决了rainman的事后我打算解散令氏……”
   易先生征了片刻,旋即笑言,“令小姐家里还缺工人吗?”
   “不缺!”,令大概是故意逗他,令小姐也笑,“易先生很怕失业嘛?”
   “很怕的”,点了点头,易先生又看着嘴角挂着笑意的令小姐,“我都没想过会失业……我以为自己会保护令小姐一辈子的!”
   “那不做保镖做别的行不行?”,令小姐故作思考,“比如我跟阿妈两个人住在大屿山,总需要一个……跑腿的……”
   若有所思点点头,易先生又认真想了想,“令小姐和令老太两个人住都挺需要人帮帮手的,跑腿应该不够……”
   “那怎样才够”,令小姐饶有兴趣的看向他。
    按捺不住的笑意恰好迎上她的目光,“自然是依旧保护令小姐……反正是要一辈子保护令小姐的……”
    略有些语无伦次的话却都出自真心,令小姐勾起嘴角看着打量着易先生,良久才道,“没工资的,我可都退休了……”
   “用房租抵吧”,看着她眉眼间的笑意,易先生毫不吝啬的也笑了起来。
    于是,小小的房间都因为这个美到让人无限遐想的约定而绽开了笑颜。
   
  

评论(28)

热度(18)